愛下書小說網 > 拐個王爺來生娃 > 第216章 216 一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雖然那把琴,很可能是顆災星。

    但是她本來就是貪財之人,什么便宜都占,如果不要這琴,才會讓北冥景懷疑。

    一個很喜歡占小便宜的人,突然就不要寶貝了,除非是懼怕,不然怎么著都會讓人覺得不對勁的。

    見到云千汐應的這么痛快,那眼神里寫滿了興奮,滿滿都是對寶貝的興奮,并沒有其他的意思。

    北冥景眼中頓時閃過一抹不為人知的失望。

    “用膳吧。”

    北冥景沉默片刻,吩咐人丫鬟布菜。

    云千汐面色無異的坐下,伸手拿了筷子。

    就在她伸手的瞬間,北冥景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云千汐臉色一變。

    太后也是臉色一變,“皇帝,你做什么?”

    身為皇上,怎么可以如此輕浮呢?

    更何況,在名分上兩人不許有任何親密接觸,萬一傳出去便麻煩了。

    然而,北冥景卻沒理會太后的憤怒,而是抓著云千汐的手腕,盯著她手腕上的鑰匙問道:“云千汐,這鑰匙是哪來的?”

    他的語氣,瞬間變得凌厲無比,再也不復之前的溫和。

    顯然,這鑰匙對他的意義很重大。

    太后微微一怔,看著云千汐手腕上掛著的鑰匙,有些費解。

    她沒見過那鑰匙,所以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這樣子的。

    “這鑰匙?”

    云千汐抿了抿唇笑道:“從玄王那搶的啊,很值錢是不是,明天我就去將它賣了。”

    賣了……

    皇帝陛下心中一萬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他一直苦苦找尋的鑰匙,竟然差點被這丫頭給賣了。

    難道七叔之前說的女飛賊就是她?

    “這樣吧,朕給你黃金萬兩,你把鑰匙給朕。”

    “就算朕買了。”

    北冥景沉默片刻開口,眼中掩飾不住的興奮。

    雖然他是皇帝,早就養成了內斂沉穩的性子。

    但是這鑰匙能救太后的命,他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

    “黃金萬兩啊。”

    云千汐眼眸微閃,考慮著值不值。

    北冥擎破壞了跟她的約定,第一個條件便達不到。

    那么她也沒必要非要守著什么約定了。

    本來就是那人違約,算是約定作廢。

    所以她想怎么處置這東西便怎么處置!

    沒人知道,云菇涼完全是因為跟北冥擎慪氣,才會耗損精神力,從空間拿出了鑰匙故意讓北冥景看到。

    所以,招惹誰都不要招惹女人,尤其是吃醋的女人。

    說不準哪天,你就被對方給斷了后路。

    “若是不夠,朕可以再加,或者你開口定價。”

    身為皇帝,對黃金什么的真的可以說視如糞土。

    因此隨便云千汐提多少都沒問題。

    “那皇上還是答應我一個條件吧。”

    云千汐想了想,還是覺得皇帝的條件比黃金萬兩珍貴。

    北冥擎是不能指望了。

    所以她必須靠自己。

    真哪天惹了禍,要掛了,就讓皇帝饒自己一命,也算值了。

    “嗯,可以。”

    北冥景答應的痛快。

    “皇上?”

    太后卻有些擔心,皇帝開口,便是金口玉言,無法更改。

    萬一云千汐這個條件很苛刻,那要怎么辦?

    “母后,無妨。”

    北冥景似乎不怎么在意這個。

    太后皺了皺眉,想要說些什么。

    不過轉念一想,似乎也沒什么,一個小丫頭罷了。

    若是她真的敢胡鬧,難道她堂堂太后,還治不住她嗎?

    “你的條件是什么?”

    北冥景看著云千汐問道。

    他現在急于拿到鑰匙,而后去拿藥救太后的命。

    “我還沒想到,等我想到再說吧,皇上是金口玉言,肯定不會狂騙我。”

    云千汐解下了手腕上的鑰匙遞給了北冥景。

    那鑰匙是用紅繩拴住的。

    北冥景仔細看了兩眼,而后看著太后道:“母后,朕先回去了。”

    “皇上,你……”

    太后還沒說完,北冥景已經走了。

    她很無奈,卻也很欣慰。

    兒子其實也是擔心她,不然也不會一再的向玄王妥協。

    現在好了,藥拿到了,她也就不擔心什么了。

    太后心情好了,看云千汐也就更順眼了些,拉著她說起了將軍夫人的事。

    云千汐對娘親的印象很模糊,但是那種親切的感覺卻是天生的。

    所以她還是很喜歡太后跟她講一些往事的。

    據說定國將軍跟其夫人恩愛的很,甚至因為不想讓夫人冒險,所以只要了她這么一個女兒。

    云千汐內心是崩潰的。

    特么的,好歹多生幾個,這樣打架的時候,打架還可以一起上啊。

    而且她最喜歡當姐姐了,有什么事都讓下面的小弟去做就好了。

    更何況,二房那一家完全是看長房不順眼,所以一直欺辱她。

    如果多幾個弟弟妹妹,就算挨鞭子也能分開挨啊。

    爹娘怎么就那么想不開,非要生她這么一個就不生了呢?

    云千汐當晚住在了宮中。

    烈焰從太醫那打聽到云千汐內傷嚴重,但不至于殞命。

    而且北冥景已經下旨用了最好的藥,還將庫房里一直沒動用的幾樣珍稀藥材拿了出來。

    有這些藥材入藥,云千汐的內傷也會恢復的很快,性命無憂,休息一陣子便好了。

    烈焰這才放了心回去復命。

    他不擔心云千汐,但是擔心自家主子會因為三小姐的傷而內疚。

    畢竟當時主子出了手。

    但那茗雪的威力很大,主子也受了傷。

    沈靈婉被送回了相府。

    暗風他們沒有查到什么印記,只看到了沈靈婉手腕上的傷。

    但是那傷像是當時被波及的,所以雖然有疑慮,可沒什么證據。

    北冥景也沒下旨再查。

    容離早就被趕出宮去了,他留在宮里看云千汐實在不合適,太后根本不可能答應。

    葉祁也早已回府等待云千汐的消息。

    烈焰回去之后,才知道北冥擎體內的劇毒發作,現在正在密室里調息。

    只是北冥擎接二連三的受傷,情況實在不樂觀,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挺的過去。

    赤焰在密室外徘徊著急的很。

    烈焰回來之后,雖然知道北冥擎在運功,但還是站在密室外將云千汐的情況說了。

    不然他擔心,主子就算半途而廢,也是要停下來問他的。跟隨主子這么多年,他們實在太了解主子的脾氣了。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 6美团饿了吗商家真的能赚钱吗 les酒吧 赚钱么 看门狗2线上怎么赚钱 何为股票配资 中金黄金股票行情 下载程序赚钱的app 收取流量的游戏可以赚钱么 页游那么多明星代言 很赚钱吗 中国铁建股票分析 网上打字赚钱兼职软件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阿里巴巴股票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