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影視世界圓夢師 > 第七十一章 獵人
    陳飛頓時心花怒放,連日來的疲倦一掃而空,這艘小船,是上天對他最好的恩賜。

    蝴蝶島國際監獄與陸地之間隔著茫茫大海,海中有覓食的鯊魚,船是通往陸地的唯一交通工具。

    他迫不及待沖向小船,一把掀開蓋在上面的油布,一條能容納四五人的單桿船身進入他的視野。

    船身上舊跡斑斑,但這并不能阻擋陳飛心中的喜悅。

    這條船是完好的。

    可以直接下水。

    他仿佛看到小船駛向大海,在海水中乘風破浪的景象。

    “這條船是我的。”陳飛摸了摸船身,眼中滿是迷戀之色。

    “不對,應該說,這條船是我們的,并不是你的。”

    陳飛詫異的轉過身,看到木屋中出來兩名男子,前面一人舉著一桿單管獵槍,槍頭對準了陳飛,后面一位年紀稍長,望著陳飛的臉上掛滿了驚喜。

    陳飛雖換上了本地人的服裝,但他一頭凌亂的胡須和頭發,以及見到船后欣喜若狂的神情,充分的出賣了他的身份,在兩位經驗豐富的獵人面前。

    陳飛是一名囚犯,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顯然是越獄了。

    蝴蝶島國際監獄老典獄長為了懲罰這些越獄的囚犯,曾向當地的公民公布過一條法令,凡是抓捕回一名越獄囚犯,可在監獄中領取50美元的獎勵。

    就算是未腐爛的尸體,也能換取25美元的獎勵。

    這就是對方發現陳飛后一臉興奮的原因。

    “喂!馬克,快去搜搜他的身,找一條結實的繩索綁起來。”

    舉著槍的獵人瞪著一雙興奮的小眼睛,扭頭向身后男子吩咐道。

    陳飛瞬間也明白了對方的身份,腦海中隨即回憶起老周頭被拖走前對他的囑咐,“小心那些獵人……”

    “該死……”

    陳飛配合的舉起雙手,懷中的手槍和布包很快被對方搜去,兩名獵人驚喜萬分的發現,陳飛的布包中,居然放著200多美元。

    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哦!馬克,這錢我要一半。”

    顯然,這份意外之喜讓兩人徹底興奮起來。

    他們累死累活,發現監獄中有囚犯越獄后,連日蹲守,也才捕獲50美元(尚有不確定因素),一個簡單的搜身,就得到了幾倍的獎勵。

    還有比這更美好的事情嗎?

    “嘿!小子,你讓我們多掙了200美元,所以我們大發慈悲,決定交給老典獄長一名活著的囚犯,你應該慶幸,又能多活幾年。”

    “對了,希望這是你的第一次越獄。”

    兩人搜完陳飛后,把他捆綁在木屋前的一根枯樹干上,隨后在一旁升起了篝火,又從木屋中抗出半頭野豬肉,架在火堆上烤起來。

    從兩人的對話中陳飛知道了一條有用信息,這兩人通過監獄中的囚犯,故意散布木屋有船只的消息,誤導那些千辛萬苦越獄成功后的囚犯自投羅網,從而守株待兔,去監獄中換取獎勵。

    該死的!

    這是兩個踩在囚犯身上吸血的獵人。

    好消息是,在典獄長公布的法令中,活著的囚犯價值遠遠超過了死尸,所以他能多活一晚。

    陳飛并不打算坐以待斃,兩人至少要在明天才會把他送回監獄中,慢慢長夜,就是他動手的時機。

    在他想辦法逃脫后,不介意順手宰掉這兩名吸血獵人。

    陳飛挪動了一下雙腳,不知什么原因,對方的搜身在200元美元的意外驚喜下虎頭蛇尾草草結束,之后更是忙著分賬,并沒有搜出被他藏在馬靴中的匕首。

    這是一條更大的好消息。

    吃過午飯后,年長的獵人離開了,陳飛推測是回監獄探聽越獄囚犯的消息,同時匯報典獄長,讓監獄派人前來接管囚犯。

    只剩下年輕的獵人留在木屋前看守陳飛。

    他直接霸占了搜出來的香煙,仰臥在枯樹干上曬起太陽。

    可能是獨自一人曬太陽顯得太無聊,片刻功夫后,他的視線又落到陳飛身上。

    “差點忘了,你應該還沒吃飯吧?能成功躲避第一晚的搜索,也算表現不錯,咯,獎勵你一塊肉。”

    年輕獵人動作輕佻的用匕首叉起一塊吃剩下的野豬肉,戲謔的扔到陳飛腳下。

    出乎他意料的是,陳飛蠕動著雙腿,直接把肉踢到了一邊的蘑菇河中。

    “你……給臉不要臉,算了,餓著肚子正好,明天就把你送回監獄,典獄長自會有大餐招待你的,哈哈哈……”

    年輕獵人原地笑了一會,反身鉆回木屋中。

    在他看來,陳飛雙手被綁在樹干上,雙腳也被繩索綁在一起,根本沒逃脫的可能。

    與其留在外面吹風,不如回木屋中睡大覺。

    傍晚的時候,年長囚犯仍沒回來,陳飛心中已安排好了趁夜逃脫的計劃。

    他是一名囚犯沒錯,但他在成為囚犯前,還是一名國際雇傭兵。

    對方顯然不可能掌握到這條關鍵情報。

    年輕獵人在傍晚借著吃剩下的野豬肉草草對付了一頓,隨后當著陳飛的面,把剩下的一小塊野豬肉扔進旁邊的河流中。

    用意不言而喻,既然你不給面子,干脆就別吃了。

    反正只要活著的囚犯就值50美元,至于是生龍活虎還是餓得奄奄一息,那不重要。

    想必典獄長不會投訴他虐待犯人的。

    獵人在小屋前烤了一會火,又抽了兩根煙后,伸著懶腰回到木屋準備睡覺。

    被綁住雙手的陳飛已經悄悄開始了行動。

    他蠕動著雙腿擱在旁邊一塊棱角尖銳的石塊上,不斷的拖動雙腿,借石塊上的棱角來磨斷上面的繩索。

    這是一個漫長的計劃,他只有一晚的時間。

    磨了一會后,陳飛喘著粗氣背靠在樹干上,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腦中突然想到了曾幫助過他的老周頭和德加。

    此時的老周頭應該都交代清楚了吧。

    他逃走后,被老周頭暴露出來的德加日子恐怕不好過,鞭打示眾后極有可能被關進禁閉室中,代替他逃走后的位置。

    陳飛心中涌出一陣莫名的難受。

    自己就這么孤身逃走,留下德加和老周頭替他忍受無辜的懲罰?

    合適嗎?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