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末世之皇者天下 > 第365章 伏擊
    妖界的一座山谷中生活著一支妖族部落。

    鐵凱部落,以力量強大聞名。在這座山脈之中,即便是那貴為山脈之主的太乙大妖都要給他們三分薄面。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支強大族群,今日卻突然迎來了一場滅頂之災!

    一聲轟鳴,山谷上籠罩的大陣猛地巨震。

    谷內,鐵凱族的族長一尊強大的初階太乙金仙此時跪伏在地,聲淚俱下地拼命扣頭求饒。在他的身后,所有的鐵凱族全部恭恭敬敬地跪伏在地。

    “要我饒了你們?”山谷上空,一尊氣息強橫的頂階太乙金仙俯視著他們。他放聲大笑,面露猙獰之色,“那誰來饒我被你們屠了的族人?!”

    他怒喝一聲,一拳轟碎了光芒暗淡的大陣,下一拳就要轟殺鐵凱族族長。

    但此時,山谷上空平靜的天空突然震顫了起來。

    頂階太乙金仙臉色一變,猛地抬頭看去。

    空間突然扭曲,一道空間裂縫瞬間蔓延千丈。

    “不!”頂階太乙臉色大變,當即轉身要走,但空間裂縫一瞬間就劃過了他的身軀。

    仿佛螳螂被車輪碾過,這尊頂階太乙金仙血肉都湮滅在了空間裂縫之中。

    下方山谷之中,一眾鐵凱族人都嚇呆了:一尊如此強大的強者竟然一瞬間就被滅殺!

    “定是哪位強者前來救援我族了!”鐵凱族族長第一個回過神來,當即仰天大呼,“不知哪位前輩出手相助?還請現身一見,讓我等……”

    他話還沒說完,那空間裂縫中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尖角。

    “這,這是什么?”鐵凱族的族人們驚恐不已,這東西雖然只露出了一角,但那顯現的威壓卻是讓人心驚不已。

    “是神艦!”鐵凱族族長突然開口,神色間滿是恭敬仰慕,“我曾經有幸見過妖帝陛下駕乘神艦出巡,雖然和這個有點不一樣,但氣息卻是一樣可怕!”

    鐵凱族族人一下就沸騰了,來救他們的強者竟然能駕乘神艦,他們鐵凱族能攀附上這樣的前輩簡直是族群之幸啊!

    然而不同于族人們的瘋狂,鐵凱族族長卻是冷靜了下來。他深深地明白,自己這樣的小族群是不可能攀附上注意駕乘神艦的可怕存在的。他看著那緩緩駛出空間裂縫的可怕神艦,心中越來越緊張。

    “咦?”神艦駛出大半之后,艦首上的幾個身影忽然皺眉。

    “下面怎么還有生命聚居?”

    “看起來還是個族群。”

    “我們要在這里扎營,清理掉他們!”

    幾個人,三句話便定下了鐵凱族上千生命的結局。

    中間的人一揮手,一道光芒落下籠罩了山谷。

    片刻,鐵凱族族人盡皆無力傾倒,在他們的眉心各自有一個細小的燒灼痕跡。

    “為,什,么?”所有人的前方,鐵凱族族長艱難地開口問道。

    山谷上空,神艦之上的幾個身影目光直接越過千丈距離落在了他的身上。然而,只是掃了一眼,他們便收回了目光,根本沒有開口的想法。

    鐵凱族族長的身軀輕輕一晃,倒在了地上。他的眉心同樣有一個灼燒的痕跡,他的元神已被焚滅!

    空間裂縫之中,四艘神艦陸續駛出。

    神艦之上的四道身影分別到了神艦之上,開始指揮神艦緩緩降落。

    “唉。”目光掃過那座人煙滅絕的山谷,暗夜一聲輕嘆。不是同情,而是感慨這個世界的殘酷。他一直在這里守株待兔,自然也聽到了那頂階太乙金仙說的話,所以對于這鐵凱族也沒有幾分同情,只是覺得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看向那四艘神艦,他輕輕一笑,“出來混遲早要還的,現在該你們還了!”

    他一步邁出,下一刻已經到了神艦面前。一揮手,一道漆黑劍光激射而出。

    神艦之上的統帥當即啟動神艦的防護法陣,他看著現身身影的暗夜冷笑,“真是愚蠢,以為自己能撼動神艦嗎?”

    劍光落下,神艦劇震,防護法陣瞬間破碎!

    統帥臉色大變,他猛地轉身就要逃離這里,但身影一閃暗夜已經到了神艦之上。

    手中的靈寶長劍一揮,一道漆黑劍光如游龍般撲向了神艦的統帥。

    看到劍光撲面而來,那統帥當即失聲大叫,“前輩救命!”

    轟!

    一道刀光斬斷了游龍。

    暗夜抬頭看去,空中有一黑甲男子手持窄刃長刀俯視下來。

    看到暗夜,那黑甲男子笑了起來,“看來那些家伙的計謀還是挺有用的,說把你引過來就把你引過來了!”

    “有叛徒?”暗夜眉頭一皺,第一時間想到了反天軍中是否有叛徒。仙界這次在妖界開辟駐地的消息就是刑天在仙界安插的棋子傳過來的,現在暗夜被圍,他當然第一時間就猜測是不是有棋子叛變,聯合仙界給自己下了個套。

    不過黑甲男子搖搖頭,“放心吧,刑天雖然是戰神,但在培養諜子上也是很強的。那些諜子沒有背叛你們,只是沒有得到完整的消息而已。”

    暗夜的臉色一沉,“看來你們為了對付我做了不少準備啊!”

    “那是當然,畢竟是第一天才嘛!”黑甲男子一笑,目光變得森冷,“但可惜的是,今天你這個天才就要殞落了!”

    “記住我的名字,我是仙界戰將血刃!”話音落下,血刃撲向暗夜,窄刃長刀猛地劈下。

    “血雷斬!”

    一聲怒喝,長刀如血色雷霆轟然劈下。

    在神艦之上,被血刃救下的仙界統帥此時松了口氣,“血刃大人已經出手,暗夜那就是手到擒來!”

    “那是!”另外幾個頂階大羅也湊了過來。血刃那可是準圣級的強者,有他出手他們幾個就不需要小心翼翼地躲在神艦的防護法陣里了。

    他們看著縱身撲下的血刃準圣,忍不住慨嘆,“沒想到天后大人竟然會請動血刃大人這樣的準圣強者!”

    “畢竟是要獵殺暗夜這種絕世天才的!要是弱一點的說不定還會被他擊殺呢!”仙界統帥看著暗夜,嘆了口氣。那可是準圣門檻的戰力,也就只有準圣才能有絕對的把握擊殺他了!

    想了想自己,他又嘆了口氣,他自己也是一個天才,但比起暗夜來還是差的太多了!

    一個大羅看著即將爆發的戰斗,搖了搖頭,“天才又如何?還不是要死在這里!”

    幾個大羅看了一眼,都默默點頭。準圣門檻和準圣相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然而,長刀即將落下之際,一層金色光幕突然擋在了面前。

    轟!

    光幕破碎,但這一刀也就落空了。

    身影一閃退開百丈,血刃準圣面色凝重地看向了暗夜身旁,“沒想到你竟然會投靠刑天!”

    淡金色光芒一閃,一個手托蓮臺的道人從暗夜身旁緩緩走出。他看著血刃準圣笑道,“道友何出此言?貧道不過是路經此地,若有得罪還請見諒。”

    血刃準圣一聲冷笑,“你果然還是這么無恥!”

    道人淡淡一笑,對對方的話絲毫不動怒。

    一旁的暗夜淡定地看著兩人扯淡,他的耳畔則傳來了道人的傳音聲。

    “在下接引,得戰神大人之命暗中跟隨保護道友。”

    暗夜神色不動,心中則是一下沸騰了。接引?這不就是后來的西方二圣嗎?

    接引一邊跟血刃扯淡一邊給暗夜傳音,“暗夜道友,等一會兒在下會纏住血刃,你趁機出手將那仙界軍團剿滅,如何?”

    “沒問題。”暗夜傳音回道。

    “既然如此,那就聽在下號令出手吧。”接引突然單手一揚,手中的金色蓮臺光芒大亮。

    血刃準圣大怒,“你這混蛋,又給我來陰的!”他手中長刀猛地一揮,血色雷霆轟然劈出。

    接引道人一翻手,無數的金色光點在血刃準圣身旁浮現,瞬間凝為一朵金色千葉蓮花將他包在中間。

    血色雷霆轟在蓮葉之上,整朵蓮花猛地一顫,一片片蓮葉破碎,但接引手中印訣一轉蓮花重又恢復了原狀。

    “好強的束縛手段!”看了一眼,暗夜當即轉身撲向了那四艘神艦。

    “該死!”血刃準圣一聲怒吼,要是他出手了那些仙界軍團還被屠了,那他的人可就丟大了!

    然而,即便他手中的長刀揮出千道雷霆,金色蓮花依舊在破碎的下一刻便恢復如初。

    回頭看了一眼,暗夜一笑,隨后猛地劈出一劍。

    轟!

    四艘神艦同時墜下,法陣破碎,一些較弱的戰士在劇烈的沖擊之下瞬間化作血霧!

    “咳!”那仙界統帥修為已經達到了頂階大羅層次,在這沖擊之下只是受了點輕傷。但抬頭一看,他臉上的血色全部消退——暗夜已經撲了上來。

    “死吧。”暗夜再度辟出一劍,劍光璀璨,轟然而至。

    “該死!”血刃準圣一聲怒吼,長刀爆發出血色光華,一瞬間千萬道血色雷霆化作一道巨大刀影轟了出去。

    一聲轟鳴,金色蓮花被轟出了一個洞口,血刃準圣身影一閃就從洞口沖了出去。

    “好強的殺力!”接引道人一聲悶哼,秘術被強行破去他受到了一點反噬。不過手中的金色蓮臺光芒突然大亮,一句咒文從他的口中吐出,咒文停歇之際,他手指向著血刃準圣虛空一點。

    “縛!”

    一字吐出,虛空頓時為之一靜。

    血刃準圣臉色一變,察覺到了時空的變化,“休想困住我!”一聲怒吼,長刀擰轉,血色雷霆如蓮花綻放般一瞬間轟向四面八方。

    無數的金色鎖鏈剛從虛空中伸出便遭到血色雷霆轟擊,所有的鎖鏈都被轟得粉碎!

    “縛!”接引道人再度開口,金色蓮臺光芒再亮,更多的金色鎖鏈從虛空中探出,向血刃準圣纏繞而去。

    血刃準圣再度轟出雷霆,卻依舊被纏得死死的,他只能無奈怒吼,“接引,有種正面單挑!別用這些上不得臺面的小伎倆!”

    接引道人笑道,“道兄殺力無雙,貧道豈敢相抗?”

    “該死!”血刃準圣氣得要咬碎牙齒,卻無可奈何。他看向那四艘神艦,心中只能嘆息,“被接引纏住,我也救不了你們了!”

    神艦之中的仙界統帥見到血刃準圣被死死纏住,頓時絕望了。眼見劍光落下,他只能無奈苦笑,竟然翻車了,真倒霉!

    劍光迅速落下,只見光芒驟然大亮,四方瞬間亮如白晝。

    仙界統帥皺眉閉眼,下一刻光芒斂去他再睜開眼睛卻是一愣,“我沒死?”

    抬頭一看,在四艘神艦之上出現了一道身影,白衣白袍,白發白須,慈眉善目,手持一面金色銅鏡。

    仙界統帥愣了一愣,下一刻驚呼出聲,“妖界的日輪準圣!”

    “不好!”接引道人一貫從容的臉色微變,他腳下金蓮顯現,一步踏出就要向著日輪妖圣走去。

    “別想過去!”血刃準圣一聲大喝,無數的血色雷霆如龍如蛇,撲向了接引道人。

    接引道人當即一舉手中金色蓮臺,一朵金色蓮花在身旁綻放擋住了無數的血色雷霆。

    然而,血刃準圣長刀高舉,一聲獰笑后猛地劈下。極高的天穹之上驟然化作一片血色,悄無聲息間一道光柱般粗壯的血色雷霆轟然劈下。

    金色蓮花一顫,頓時片片碎裂。

    接引道人只能連連點向手中蓮臺,身旁蓮花不斷綻放,勉力將血色雷霆抵擋在外。

    “我幫不了你了,只能靠你自己了!”他的傳音直接在暗夜的耳畔響起,“快跑吧,多拖延一點時間,援軍會來的。”

    ……

    此時的反天大營之中,刑天從王座上猛地站起,他的目光冰冷。

    “妖界竟然和仙界聯手反將了我一軍!”他的臉上滿是怒氣,一揮手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他當即就要穿過空間裂縫追尋暗夜的蹤跡。

    然而大營上空突然一聲轟鳴。

    他一抬頭,目光透過重重障礙看到了那無數落在大營上空的炮火。

    在妖都上空,妖帝腳踏虛空,冰冷的目光透過大陣與刑天接觸。只是短暫的對視,刑天就明白了。妖帝這是來束縛自己的,若是自己走了,他就會直接出手滅殺反天大營中的人。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