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世蹉跎兮自逍遙 > 第九十八章
    京畿鳳翔

    明月高懸空,七星北斗樞。

    由鴛娥女神撒上銀色的輝,不至于讓黑暗湮沒人世間。

    這是一處宅邸,地處京畿西南角,靜寂幽秘,即使是白日里也不會有閑人來訪。

    月光透過檐角囚牛塑像,落在了院中。

    院中有二佳人對坐,依靠著石桌。

    一人斟酒,一人望月興嘆。

    一人青絲蓋地,一人高簪配髻。

    “甚哀世情幾。記前生,紅顏多媚,俱經于何?今夜獨酌五千杯,一笑青天流淚。言世間,何物長情?我問后土土不言,知后土問我也如斯。問與答,是于此。世事蹉跎人間里。憶世人,皆為情累,百思其眛。云云山河求情人,豈不識人間事?苦哀嚎,天地不變。不恨世人有無情,恨世人,無情且傷人。于我言,如不言。。”一個長相妖冶的男子搖晃著酒盞,桂子紛紛落入其中,又擱了兩勺冰糖推到正座對面的女子跟前。

    “此詩算不得清麗雅致,卻緊密歡實。”

    “酸,實在是酸。”

    女子饒有興趣地用食指蘸了蘸浸了桂子的女兒紅,絲毫不掩譏諷神色

    男人神色波瀾不驚,僅是盯著酒盞邊怔怔出神。

    良久,男子別有深意地輕聲道:“有些女子,明知很不好,可就是放不下的....就好比當年的紅顏禍水?”

    他嫣然一笑,銜酒,半杯入喉,甜膩中夾雜著些許辛辣,杯沿染上了唇紅。

    恍若聽到天大的笑話一般,女子有些想笑:“你別再說了……我會笑死的……就是放不下……”

    男子幾不可見地蹙起劍眉,斂了笑意,右手握拳,溫醇如酒的低沉嗓音陡地森冷:“莫要以為我真不敢動你,適可而止,復興涼國我勢在必得,還輪不到外人評頭論足。”

    “說到底還是放不下那破鞋娘們兒…哈哈哈…”女子語氣挑釁,眼角涌出的淚花難說是吟欣喜還是酸楚。

    余下半杯入喉:“公子白,要不咱喝著酒聊聊你到底是為了什么,像她這樣的女人是何等禍害如何?”女人踢了踢足邊酒壇“一醉方休?”

    指甲陷入掌心半寸,公子白深吸一口氣,眸中似淬了火能將方圓百里焚化。

    “蔣冪...你沒有資格對她評頭論足。”

    “哦?”蔣冪眼睛都沒抬,只是淡淡地回答。“我若執意要如此呢?”

    “如果你繼續出言不遜,那便休要怪我不講情面。”他指節叩擊在石案上,掌心復而向下一旋,指骨猛然發力,石案自底座寸寸龜裂。

    蔣冪并未抬眼,只是彈指將酒盞拋出一個充滿殺意的弧度,墜向公子白點頭顱。

    “打架多無趣啊。”她還是淡淡地說。

    公子白見狀,不由得伸出一手輕輕握住震蕩大氣波紋的酒盞,五指一握,酒盞從中粉碎。

    “如此便是有趣?”

    公子白臉色陰沉,氣血翻涌,深呼吸一口,提起氣機便看到那蔣冪又一揮袖,剎那間滿地積雪如玉城雪嶺,蕩如怒濤。

    ...蔣冪一袖成龍擊向公子白。

    只是一瞬間,公子白整個人的氣機好似被千斤巨石砸中,噴出一口鮮血,氣海紊亂至極。

    他的身體卻紋絲不動,被無數絲縷氣運包裹住,動彈不得。

    待蔣冪收袖,公子白踉蹌數步退后一丈后才勉強穩住身形。“你……”

    “你不是要與我一醉方休嗎?怎么?站都站不穩了?”

    說著,蔣冪伸出手,以無比玄妙的手法將酒壇中的酒水吸納出在空中凝成一塊,指玄彈出,復又收手。

    酒水若利刃盡數砸向公子白,雖不至于傷人,皮肉之苦卻難免要多受幾分。沉吟片刻,驟然又伸出一掌往下一按。

    公子白整個人給山岳壓頂一般,從雙膝跪下到雙膝趴地僅是一瞬間的事。

    他的全身經脈蘊藏的氣機猛然停滯,痛徹骨髓。

    他竭力抬起頭,眼神晦澀,嘴角噙著一分痛苦至極又似愉悅至巔峰的笑意。

    “真是瘋了。”蔣冪淡淡地冷哼收手。

    公子白一顫顫地坐回石案的桂樹旁。

    “興復涼國?也不過如此啊。”

    “你懂什么?”公子白呵斥道。

    蔣冪彎下腰,捏住公子白的下頜,開口道:“也許我不懂...也許我什么都懂,但那又怎么樣,你根本關不住我,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那他們都白死了?她,還有他?”公子白大聲地沖蔣冪吼了一嗓子。

    蔣冪被這一嗓子亂了神...他...

    “真正的大周早在靈王死后便煙消云散了!”公子白高聲喊道。

    “如今袁靖那賊廝勢大欺主,各國諸侯俱以身體原因不來中國(古時的中國意思是中央之國)面見天子...甚至拒絕納貢了!”公子白大喊。“你讓我涼國如何自處?”

    “你涼國與我何干?”在最初的一瞬間呆滯之后,蔣冪便即刻回過神來,瞟了公子白一眼,問道。

    “我想讓你加入我們...”公子白有些懇切。“他們總是要付出代價大。”

    蔣冪無言...

    “當今天子乃我伯父...若我反則是不孝,我的封號亦為天子所授,若我反則是不忠...當今天子治世有道,恩澤于民,我若反則是不仁。”蔣冪抬起了頭,直直地對上了公子白的眼睛。“如此不忠不孝不義之舉,你覺得我可能會答應你?”

    “囡囡...就算我求你...你難道不想為他們報這個仇了嘛?”公子白問道。

    蔣冪再次沉默了。

    .....

    京畿郊外

    謝禹跟著王赟,在這村落中驅策馬匹,并謹慎地環顧四周。

    太安靜了...尚且才過申時,這村中街道上居然無一人?

    還未等他探明此地,王赟便在他前方下馬...這是看到了熊伯留在屋外的馬匹了。

    他們也都聽到了屋內悲憤的哭泣聲,王赟與謝禹相視一望,俱感不妙,旋即沖入屋內!

    屋內一片狼藉,鋪天蓋地的灰塵因為他們倆魯莽的動作而被卷起,謝禹和王赟二人不由得掩住口鼻,然后揮手試圖散開眼前遮住視線的塵土。

    ...

    待到塵土散開,謝禹王赟兩人俱驚!!!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