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返祖體之變異帝國 > 暗黑雷塔篇 第23章:血清
    “嗯?2區這么快就破了嗎?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

    理論總結區內,邵明翻看著病毒研究記錄,了解病毒的開發進程,希望能夠從中找到解藥,但是這個地方的人似乎以發展變異為主,沒有提到過任何關于解藥的研發構思與流程。

    D病毒是烈性病毒,其生存與適應環境的能力極強,能夠根據情況選擇進化方向,特點,這個邵明在戰斗中已經見識到了,然而,如此厲害的病毒,沒有解藥作為防患措施,實在讓人不解。

    “真該死!”

    邵明拍著桌子罵道,看著失去無名指與小指的右手顯得有些失落,病毒的入侵舒緩了他的痛楚神經,但也讓有些部位開始麻痹起來,耳朵的聽力也有些下降,相信再過一段時間,他將會失去知覺反應,向怪物轉化。

    為了保證雷塔清除小組不會迅速找到自己,邵明沿途射爆了攝像頭,留下了妮娜·賈卡斯的信息路線吸引雷塔,給自己爭取時間,雖然是出賣了她,但也沒有別的辦法,為了生存,邵明已經有犧牲一切,必要時候將整個黑塞河區搭進去的想法。

    “D病毒是返祖體原種提取后改造的病毒,在其變化上是以植入生物體內發生的二次變異為主。

    20世紀60年代,蘇聯為了對抗西方列強,研究了一種低劣的返祖病毒,因為遭到特種部隊的襲擊導致氣體泄露,全世界的生物皆被該病毒感染,但是僅僅是潛伏在人體內,研究表明只要不被高濃度返祖細胞體寄生便不會變成怪物。

    雖然聽起來并無大礙,但是D病毒的出現可以誘發人體基因遺傳下來的返祖病毒,這也是為什么黑塞河會有百分之70的人變成了怪物,因為他們的基因無法抵抗返祖病毒的入侵,產生了變異。

    這東西其實只是個半成品,喚醒生物野獸狂暴的力量而已,就像是打開一扇門的鑰匙。

    它的初體結構并沒有想象中的這么復雜,但是……一進入人體內,便會發生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邵明在顯微鏡下觀察著自己的細胞與病毒結構,結合研究資料得到了更精準的數據。

    “經過70年的時間,人體為了適應潛伏的病毒,在遺傳過程中肯定也會有免疫細胞的衍生…

    我們并不是不能抗衡病毒,而是免疫細胞在對抗過程中,它的細胞量跟不上病毒的繁衍量,這也是為什么從感染爆發近一個月的時間,有的人死的早,有的人僅僅是熱感冒的原因。

    這些人里,一定已經有人免疫了病毒,他們活在城市里,并不害怕感染。

    關于血清的制作,我想我已經有了想法。”

    邵明心中的希望之火沒有熄滅,他要靠自己的能耐去救自己,如果可能的話,他會把研發成功的血清利用人工降雨技術投射到黑塞河的每一個角落。

    21號合成室門口,一名研究員感染者的頭被霰彈轟碎,邵明將槍口捅進了它破爛的肚子里死死頂在墻上,搜著磁卡工牌,將電子門鎖給打開。

    一股儀器的消毒酒精味傳來,為了確保不會有別的病毒,邵明穿上了封閉的白色防化服,來到疫苗合成室的面前看了下操作系統,心中思索著流程。

    “可以多試試兩個樣本,拿到更精準的數據。”

    邵明提取了門外的幾個研究員尸體血液,先拿到解析臺那邊用掃描裝置檢測其形態。

    制作血清的風險很大,邵明現在沒有試藥的對象,他無法保證血清能夠研制成功。

    20分鐘過去了,4管血液上貼著數據標簽,在附近已經出現了槍聲,想必雷塔的人已經到了13區,以他們的搜索力度,找到21號只需要15分鐘左右。

    邵明將四管血液放入合成器中,將D陰性病毒以及其中的免疫體細胞提取,隨后制作疫苗,這個解析的過程很快,隨著一支粉色的試管從氮氣柜中取出。

    先是擠出了一點和病毒混合,用機器檢測,投影屏觀察,確認血清在凈化血液后,邵明興奮的打了個響指,連忙轉過頭脫掉了防化服,將血清液體攝入注射器中,隨后扎進脖頸內。

    系統:“警告!該疫苗制作失敗,無法解析其成分,疑似綠瞳覺醒基因,建議任何生物不要接觸該血清!”

    一串紅色的漢字出現在屏幕上,如果不是邵明擔心雷塔的人會發現合成室而關掉了聲音,他應該可以注意到這個信息。

    屏幕上的血清細胞正在瘋狂吞噬病毒,融合成了一種新的物質,邵明注射血清后,全身的血管都舒張開了一樣,血液變得沸騰起來,從傷口處迸濺到四周灼起白煙。

    “啊!”

    邵明發出痛吼,渾身青紫,血管撐起皮膚猶如蛛絲,他的肌肉因為血液變得膨脹,雙手忍不住握成拳頭打在了測試器上。

    “怎么回事,明明顯示很穩定的!”

    邵明捂著疼痛的頭部與胸口,面目猙獰看向投影屏,只剩下一串數字詮釋著系統關機,根本沒有留下樣本數據。

    “該死的,陰性體明明……就是為了穩定陽性才混入其中的,難道是血液不融合,排斥了嗎?”

    邵明咬著牙思索道,骨骼仿佛碎裂后又重組一樣,鉆進了身體里的任何一個角落,時刻等待著變異。

    “不行!一定要堅定意志,不然就會被野獸剝奪身體的控制權。”

    邵明抽出匕首,扎向了大腿處,鮮血從中飚出,大動脈好像被割破了,疼痛的集中轉移了邵明大腦處的反應,鮮血的流淌更讓他清醒了許多,逼迫自己去做傷口處理,忘卻病毒入侵大腦的事。

    大概5分鐘后,他瞇著雙眼目視合成室的大門,鮮血已經停止了流動,可以感覺到動脈正在自動修復,無名指與小指的骨頭頂破了血疤快速生長著,肌膚上的每一道傷口都被血絲包裹,如同蜘蛛網一樣編織著細胞壁。

    原本化膿的地方也變成一灘清液撐破皮膚,流到了衣服里。

    他成功了,血清的研究與使用讓他戰勝了病毒,并且獲得了自愈的能力,若是放在半年前,邵明用這個研究去申請專利,一定會成為大富翁,但是現在,這個研究只能去國外發財了,并且其穩定性自己也無法掌握。

    新的力量,可以讓他活下去,對抗黑塞河內的敵人與怪物,找到方法離開平湖市。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