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摶土師 > 第六十四章 再去邊城
    從洗手間出來后,伏忻竟然看到姚靖瑜站在洗手間外的通風處吸煙。

    看到伏忻出來,他掐滅了煙頭,扔到一旁的垃圾桶,向著伏忻走了過來。

    “你在這,是找我有事說嘛?”看到他的動作,伏忻主動問道。

    “嗯。”姚靖瑜點點頭,“你畢業之后有什么打算?”

    “還沒有想好。”伏忻回道,她也沒想到自己這么快就能夠畢業,對于以后的打算確實還沒有計劃過。

    “那就留在都城吧。”姚靖瑜建議,“離家近,離朋友也近,而且也安全。”

    聽到姚靖瑜的話,伏忻再次起了疑心。之前在她精神力恢復后和從奧城回來后,姚靖瑜的兩次說話內容就很奇怪,現在又來了。

    本來伏忻就喝了點酒,雖然不算多,但也略微有點醉意,現在聽到姚靖瑜奇怪的話,她干脆直接捅破窗戶紙,“你是不希望我去邊城?還是不希望我去奧城?”

    聽到伏忻的問話,姚靖瑜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伏忻見狀,直接追問道:“你對你爸的事情了解多少?”

    聽到這句話,姚靖瑜臉上的驚訝之情再也掩飾不住,他看著伏忻,好半天才艱難地開口:“你都知道了?”

    伏忻點點頭。

    “你別怪我爸!”姚靖瑜看到伏忻的表情,趕緊解釋,“他當初那么做也是為了你好!”

    “為我好?”聽到姚靖瑜的話,伏忻內心震驚,難道他們之前調查和猜測的都是錯誤的?!

    “對!他當初也是不得已,而且你現在不是已經恢復了。他本來就沒打算一直把你的精神力壓制著的。等到了合適的時候,他也希望你能夠恢復的。”

    “什么意思?”伏忻按捺住心里的驚訝,冷靜地問道。

    “具體情況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全面,你不放心的話可以去問我爸。他和呂阿姨當初是非常好的朋友,他不會害你的!”

    看著姚靖瑜再三解釋和強調的表情,伏忻點點頭,“好的,我會去問他。”

    慶功宴結束后,大家紛紛離開。謝隕也像往常一樣,送伏忻回到伏家。至于伏釧麟,伏忻特意把他趕去送呂珈麒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伏忻跟謝隕說了慶功宴上姚靖瑜跟她的談話。

    “那你是怎么想的?”謝隕聽完,問道。

    “我覺得姚靖瑜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是裝的。要么他說的就是真的,要么他也被他爸爸隱瞞了。”伏忻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打算怎么做?”

    伏忻想了想,還是決定道,“我還是選擇相信姚靖瑜的話,我準備下次去邊城直接去找姚大師談一談。”

    “好,我陪你!”謝隕表示支持,“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去邊城處理。”

    從慶功宴結束的第二天開始,學院里的同學也紛紛離校回家了,畢竟他們本來就放假了,留下來就是為了看伏忻和謝隕的畢業考試的。

    伏忻送了幾個小伙伴離開之后,就和謝隕一起安心地等待考試的最終結果。

    一周后,孕養結果出來,兩人果然通過了考試,順利畢業了。

    對于這個結果,兩人自然非常高興,身邊的親朋好友更是為他們高興。

    因為他們的考試作品直接完成了精神力研究部牽頭的那個研究項目,所以精神力研究部特意向兩人發來邀請,希望他們參與研究項目,并且將最終的摶造方案分享出來。

    對于促進摶土行業進步的事情,兩人從不吝嗇,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他們的請求,并且親自去往項目組進行講解。

    等到這件事情忙完,兩人回來又休息了一段時間。

    期間,伏爺爺問起兩人以后的打算,謝隕當然說看伏忻的意見了,而伏忻卻還沒有完全想好。

    “我打算暫時休息一段日子,正好去邊城處理一些私事。”伏忻認真思考之后,做出決定。

    謝隕立即就明白了伏忻的意思,立即表示贊成。

    “正好我還想去看望一下師父。之前每次假期都去他那里學習,現在又是一學期結束了,總感覺又到了學習的時間。雖然我知道已經沒什么可學的了,但是還是想去看看他,畢竟等以后真正工作起來,也許就更沒有時間了。”伏忻見謝隕同意,又補充道。

    “也好!”提到師父,謝隕也有點想他了。

    于是,兩人收拾了行李,就前往邊城而去。對于伏爺爺的追問,伏忻怕他擔心,只說了去看看師父就回。

    到達邊城之后,謝隕沒有去酒店,而是帶著伏忻去到一個別墅。

    “怎么來這里啊?”伏忻好奇問道。

    “這是我小時候生活的地方。”謝隕淡定的說道,“離開之后,我爸也沒有賣掉。我想著也許以后我們也會經常來邊城,不如就把這邊作為固定落腳點吧,肯定比酒店要方便的多。”

    伏忻聽到謝隕這個建議,點點頭,“也好!”

    搬進別墅后,兩人就計劃起行程來,畢竟這一趟兩人都有事情要處理,時間上還要安排妥當。

    最后,在他們分別與兒童領養中介機構以及姚靖瑜、謝熠聯系之后,決定明天先去兒童領養中介機構問問謝隕的養父母的事情,再去姚大師家里問問當初給伏忻注射壓制劑的原因,最后再去邊城野生森林看望師父。

    做好了安排,兩人飽飽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起來之后,兩人就直奔兒童領養中介機構而去。

    對于謝隕提出查詢他到兒童領養中介機構時的所有親人信息,中介機構的工作人員并未多加阻攔,只是要求謝隕證明自己曾經是中介機構所屬的領養兒童。

    在謝隕提供了謝父給他準備的資料之后,工作人員就進入公司系統,查找起了往年的領養信息。

    伏忻跟著謝隕在一旁等了一會兒,工作人員那邊就查到信息了。

    “不好意思,謝先生!”工作人員看了看電腦中的信息,為難地開口,“這邊顯示您之前父母的信息是保密狀態,我也查詢不了。”

    “怎么會這樣!”謝隕聞言有點驚訝,“那誰才能查詢的了?”

    “誰都查詢不了。”工作人員解釋,“是這樣的,謝先生!這說明您之前父母在送您來我們機構的時候,讓我們簽署了保密條款,對他們的身份進行保密。因為他們也是養父母,所以這個條款是合法的。有的養父母在將孩子送到領養中介機構之后,是不希望他們以后再回來的,所以會讓機構保密自己的信息,以防孩子再找回來。”

    “那當初接待我之前養父母的工作人員是誰?可以讓我見見嗎?”聽到工作人員的解釋,謝隕趕緊換個方向詢問。

    “您稍等,我查看一下。”工作人員說著,又查了一下電腦,這才回復:“不好意思,謝先生!之前接待您養父母的工作人員是個低級再造人,三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聽到工作人員的回答,謝隕失望地嘆了口氣,強扯著笑容對工作人員說了句“謝謝,麻煩你了!”,便和伏忻一起離開了。

    看到謝隕失望的樣子,伏忻立馬安慰道:“別灰心!還有辦法的。” 想到即將去拜訪的姚大師,她又補充道:“你上次不是說姚大師可能認識你養父母一家嗎,待會見他的時候問問他吧。”

    “也好!”謝隕聞言點點頭,想了想,他又補充道:“不過還是以你的目的為先,我以后再來找他也可以。”

    “嗯!”伏忻點點頭,挽著謝隕一起登上陸行器,準備去往姚大師家。

    來到姚大師家的時候,是姚靖瑜開的門,畢竟伏忻跟他約好了的。

    不過隨著客廳里傳來的姚大師“是誰”的疑問,伏忻就知道姚靖瑜并沒有跟姚大師說起這件事。

    “是我同學,伏忻和謝隕。爸,你認識的。”領著兩人走到客廳,姚靖瑜乖乖回答。

    “哦,又來找靖瑜玩啦,快過來坐吧。”姚大師聽完,笑了笑,對著兩人招呼。

    “不是!”看著姚大師一副歡迎兩人的模樣,伏忻冷靜下來,鎮定地說道:“我是特意過來找您的!”

    一旁的姚靖瑜見狀,趕緊插話,“那什么,謝隕,我新買了一臺游戲艙,超級炫酷,在我房間里,你跟我一起去玩一把吧。”說著,便上前拉著謝隕離開。

    想到伏忻問的事情確實比較隱私,也許在場人多了,姚大師不一定愿意將實情完全吐露,把空間單獨留給兩人也好,于是對伏忻做了個“有事叫我”的表情,便跟著姚靖瑜一起去了他的房間。

    謝隕和姚靖瑜走后,客廳的氣氛一時非常凝滯。

    “看來靖瑜那孩子把情況都告訴你了。”還是姚大師先開口出了聲。

    “是的!”伏忻點頭,“其實,之前我也了解到不少了,但是現在看來,我之前了解的似乎和實際情況有所出入。”

    聽到伏忻的話,姚大師淡淡地笑了笑,“以為我給你注射精神力壓制劑,是為了害你?”

    伏忻點點頭。

    看到伏忻的表情,姚大師苦笑了一聲,語氣中透露著疲憊和無奈,“我怎么會害你呢!你是珵漪唯一的孩子,我保護你都來不及呢!要不然也不會踏上一條不歸路!”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