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我有一張小地圖 > 111 探路者
    “抱歉,我沒能進去。”

    幾天之后,王銘回到星火村,面對村長,臉上露出一抹愧疚。

    污穢豬龍領地,越是深入,妖獸等級越高。

    當出現神通境實力的妖獸,王銘就已經很危險。但為了揭開其中秘密,他硬著頭皮繼續往里推進。

    直到后來,發現一頭堪比神通境七重的妖獸,王銘不得不放棄退回。

    妖獸一旦超過神通境八重,就可以看破5級潛行。

    在平時,這些強大的妖獸,不屑碾死王銘這只小蟲子。但這里是妖獸領地,所謂領地,即不容許他人踏足,更何況是人族!

    再往前很可能有生命危險,所以王銘不得不放棄。

    “堪比神通境八重的妖獸……”

    聽完王銘的敘述,村長在大為震驚之后,臉色變得極其嚴肅。

    原以為只是數量多,沒想到還有如此強大的妖獸存在,這么說來,這里面肯定有什么驚天大秘密!

    妖獸是人族的死敵,這個未知的秘密,對人族極為重要!

    但按照王銘所說,妖獸等級太高,可以看破他的秘術,無法繼續推進探查。如果王銘進不去,村里其他人就更不必多說。

    這么一來,這秘密只怕揭不開了。

    “你剛才說,越是往里,妖獸等級越高,甚至堪比神通境。”

    皺眉思索半晌,村長忽然開口,接著說道。

    “神通境妖獸本就稀少,即使是這妖獸聚集的領地,也不會有太多吧。”

    “確實不多。”

    “既然如此,那也就是說,領地深處的妖獸分布,其實極為稀疏。”

    “正是。”

    王銘點點頭,不禁佩服,不愧是在邊境二十年的老星火,一語中的。

    事實上,等級越高的妖獸,所需的生活空間也越大。領地深處的神通境妖獸,幾乎每頭都有自己的一片單獨區域。

    舉個例子,外圍的低等妖獸,住的是混合大宿舍。里面的神通境妖獸,就是獨門獨院的待遇了。

    尤其是神通境六七重的妖獸,所占區域可達方圓數十里!

    這么大面積,王銘從中穿插過去,未必就會遇到那頭妖獸。但凡是只怕萬一,萬一碰巧遇到,王銘就死定了。

    所以,他不能冒這個險。

    “要是金子在就好了。”

    想到這里,王銘不禁暗暗嘆口氣。

    如果有金子在,就可以在前面探路。

    同樣作為妖獸,就算遇到神通境妖獸,未必會對金子發動攻擊。就算發動攻擊,以金子堪稱變態的防御,以及遁地術,逃脫并不難。

    但可惜的是,自從孤島分開。金子雖然一直在靠攏王銘,但雙方離得實在太遠,兩年時間過去,雙方還是有一段距離。

    “可惜。”

    除了金子之外,王銘新收了一個寵物,就是凝聚靈智的赤炎。

    完全火焰構成的軀體,而且磚火非比尋常,單論保命能力,赤炎不亞于金子。

    但赤炎剛剛凝聚靈智,就像嬰兒,辨識能力極其有限,根本無法分辨妖獸的強弱,所以不能探路。

    “那就有辦法了!”

    正當王銘無計可施的時候,村長忽然站起來,臉色深沉,目光中透著一股堅決。

    “什么辦法?”

    王銘有些意外,系統傍身的他都無計可施,村長能有什么辦法。

    “你奔波了半個月,也累了。”

    村長笑笑,只是拍拍王銘的肩膀。

    “先去休息,等明天中午再來,那時就有辦法了。”

    “明天中午……好。”

    村長既然沒有明說,王銘略微皺眉,也沒有多問,點點頭轉身離開。

    星火村面積不大,但有很多空房。因為每次獵殺妖獸,總有人犧牲,他們原先的住處就成了空房。

    王銘剛來星火村的時候,村長給他找了棟房子,現在就是他的住處。

    這次探查妖獸領地,來回半個月時間,如同村長所說,王銘一直奔波在路上,確實也累了。

    吃了點東西,躺到床上就開始呼呼大睡。

    等王銘再睜開眼,早已經日上三竿。看看時間差不多了,王銘再次前去找村長。

    “剛商量好,你來的正好。”

    看到王銘進來,村長笑著招招手。

    “嗯?”

    王銘卻是微微一怔,因為院子里除了村長之外,還有另外六個人。飽經風霜的臉龐,全部都是三四十的年齡。

    在村里,除了新生代的孩子們,還有很多人和同王銘一樣,逐漸深入邊境到達這里,被吸納進村子。

    進入邊境,就只有獵殺妖獸!為了增強實力,這些新來的往往也會使用獸化秘術,在武魂境的基礎上,進一步增幅實力。

    當然,人的資質不同,他們年齡雖大,未必就比村里的新生代強。但能夠從忠惠國,一直走到這里,在荒野之中、對付妖獸的經驗,卻遠非那些年輕人可比。

    可以說,他們才是村里的中堅力量!

    “這是……”

    看著這些人,王銘不禁有些疑惑,他們為什么會在這里?

    “這次他們和你一起去。”

    村長臉色凝重,直接說了一句。

    “一起?”

    王銘先是一怔,接著猛地瞪大眼睛,瞬間臉色一沉。

    “不行!”

    “這是唯一的辦法!”

    見王銘已經猜到,村長也就不必解釋,咬牙說道。

    “我們必須弄清妖獸要干什么!”

    “可是……”

    “這是唯一的辦法。”

    王銘還要拒絕,卻被直接打斷,六人中走出一人,笑著說道。

    “自從進入邊境的那天起,我們的命運就早已注定。這次行動,即使我們都死了,只要能摸清情報,遠比多殺幾頭妖獸價值更大。”

    “對!”

    其他人點點頭,也都是一臉堅決,笑笑說道。

    “王小兄弟,我們的命就交給你了,你隨便用就是了!”

    “我……”

    看著這幾人的目光,除了堅定,沒有絲毫虛偽和猶豫,王銘不禁一時語塞。

    探查污穢豬龍領地,對于王銘來說,難點只有一個。那就是領地深處,可以看破他潛行的強大妖獸的具體位置!

    只要確定這些位置,然后有意識的避開,他就可以到達領地最深處,揭開其中的秘密。

    但妖獸自己長著腿,時刻在活動,王銘怎么能夠確保避開?萬一遇到,那就是死路一條。

    性命攸關,不論幾率大小,王銘都不會去冒險。

    “就讓我們走在前面!”

    村長也知道這點,所以他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其他人充當探路的棋子、炮灰!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