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都市之無上魔主 > 第114章 今天之后,你我陌路!
    盧鳳儀被天棄神念占據,與地府閻兵離開之后,帝九卻在那里耽擱了一天的時間。

    天棄之前為了誘惑帝九幫他解開封印,說出可供他驅使這種騙人的鬼話。

    帝九雖然知曉這是鬼話,卻還是讓他非常動心。

    各脈修煉者,隱隱相生相克,魔修一脈,在【原始魔神經】之中,有一道秘法,是專門針對鬼修靈魂的控制之法。

    一旦成功,無論這鬼修實力多么強大,都要以他為主,若有反抗,帝九心念一動之下,就可讓其灰飛煙滅。

    不過,這種秘法需要神境以上修為才可施展,帝九如今還在重回武神之境的路上,距離神境,十萬八千里。

    但身為天資絕代,曾閃耀過世界的天驕,帝九對自己能否邁入神境,沒有任何懷疑。

    到了那時,他便可以奴役天棄,增強自己對抗太上天宮的本錢。

    所以,在帝九自己邁入神境之前,是絕對不會允許天棄破印而出的。

    布下層層強大封印之后,帝九快速返回渝州城,直接回到了趙家別墅,但卻發現楊芊雨和包梓都不在家里。

    在楊芊雨的房間中,帝九感應到了那張符箓。

    以靈力破開符箓的保護力量,帝九讀取到了符箓中,那老道士留下的話語,眼中泛起冷意。

    當即,帝九就準備趕去蒼山之后,救出楊芊雨。

    可是在帝九出門前,發現了包梓留下的一張紙條,得知趙穆欣有可能被方昊宇抓走的事情。

    趙穆欣是如今這個世界上,第一個讓帝九心動的女人,自然不容趙穆欣出事。

    于是在考慮了輕重緩急之后,帝九快速趕來。

    以帝九如今的修為,神念展開便是萬米,十公里范圍內的一切風吹草動,他了若指掌。

    當帝九的神念覆蓋了方家莊園,‘看’到了包梓和郝多魚被暴揍,也就‘看’到了雙手雙腳被束縛,躺在別墅內某個房間里,正無聲流淚的趙穆欣。

    殺意直沖頭頂,帝九頓時有種將方家莊園斬盡殺絕的沖動。

    “帝九,你還敢來!”

    方昊宇渾身冰涼,被帝九的目光盯著,有種冷入骨髓的刺痛感。

    但他內心的憤怒,壓倒了一切,狂吼道:“給我打死他!”

    黑壓壓一大群保鏢,立刻直奔帝九而來。

    帝九目光冰冷,邁步前行,身上蕩開一圈圈的紫色漣漪。

    凡是進入到帝九身周三米范圍的保鏢,不等他們動手,便被一股巨力擊飛,感覺像是被火車頭給撞了一樣,口噴鮮血,渾身骨骼碎裂。

    “啊!”

    慘叫陣陣。

    一個個保鏢沖上來,又在剎那間飛出去,場面極為壯觀。

    躺在地上的郝多魚看得目瞪口呆,思維都已經僵化,做不出任何反應。

    而同樣鼻青臉腫,甚至挨揍更慘的包梓,卻是滿臉崇拜和渴望,心想著何時才能跟帝九一樣,所向無敵。

    四百多個保鏢,不到一分鐘,將近一半人拋飛出去,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剩下的保鏢們,眼中滿是驚恐之色,根本不敢再上。

    帝九展現出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人類極限,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所謂的精銳保鏢能夠抵擋。

    “廢物,一群廢物!”

    眼看著帝九往前一步,保鏢們便后退一步,方昊宇臉色慘白不已。

    他也開始后退,轉身就跑。

    帝九目光中泛著冷漠,見方昊宇要跑,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方昊宇前方,同時伸出了右手。

    “呃……嗬嗬……”

    方昊宇幾乎是自己沖上去,將脖子送入帝九的手中。

    帝九沒用力氣,就將方昊宇凌空提起。

    方昊宇因為缺氧,臉色快速漲紅如豬肝色,并且雙眼凸出,遍布血絲,寫滿了驚恐。

    他的雙腳,無意識的踢蹬著,雙手瘋狂用力想要將帝九掐著他脖子的手給掰開。

    可惜,全都沒用!

    啪!

    “哎喲!”

    清脆的耳光聲響徹,隨即便是一聲慘叫。

    被打臉的不是方昊宇,而是郝多魚。

    郝多魚給了自己一巴掌,原本就紅腫的臉,鉆心的疼。

    這一巴掌,似乎將他僵化的腦子給打醒了,郝多魚連忙喊道:“帝九,別殺他!”

    帝九撇頭看了眼郝多魚,問:“你要救他?”

    “我救他個毛啊。”郝多魚道:“你殺了他,對他來說還是一種解脫,不如短了他雙手雙腳和脊椎骨,讓他一輩子躺在床上生活,這才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帝九臉上不禁泛起古怪之色。

    然后,帝九點了點頭,將方昊宇扔在了地上。

    方昊宇大口喘息,他剛才真的覺得自己要死了,要告別這個花花世界。

    咔嚓!

    “啊!”

    還沒緩過氣,方昊宇的腿骨就被帝九給踩得粉碎。

    劇痛之下,方昊宇眼睛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帝九面無表情,繼續抬腿。

    咔嚓!

    昏迷中的方昊宇,渾身抽搐痙攣,又被劇痛刺激得醒來。

    “啊!!!”

    凄厲的慘叫,從方昊宇嘴里發出,劃破漆黑的夜空。

    將近兩百個保鏢,全都面無人色,他們想沖上來救人,但躺了一地的保鏢們,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

    帝九強得無解,他們即便是沖上去,也沒有任何作用,反倒是讓自己落得個凄慘下場。

    都是拿錢辦事的人,又不是殺手或者死士,何必為別人犧牲自己?

    帝九對方昊宇眼淚鼻涕橫飛的凄慘下場,沒有任何觸動。

    他第三次抬起了腳。

    “不要!不要!求你饒了我!我知道錯了!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

    高高在上的方家大少,在這種情況下也免不了求饒。

    “饒你?不殺你,已經是本尊最大的仁慈!”

    帝九話音落下的時候,腳也落下。

    方昊宇右手徹底變形,破碎的骨骼碎片刺破血肉,刺破肌膚,鮮血洶涌。

    他又暈過去了,心中絕望無比。

    帝九手中紫光閃爍,為方昊宇止血。

    如果讓他流血過多,休克而死,豈不是讓他占了便宜?

    痛得暈死過去,又痛得蘇醒過來。

    當帝九將方昊宇的左手以及腰椎骨碎裂的時候,方昊宇全身上下,唯一能動的,就只有腦袋了。

    郝多魚倒吸涼氣,忍不住為方昊宇默哀。

    從帝九將招惹他的幾個和尚殺得殘渣都沒剩下的時候,郝多魚就知道帝九這家伙是個狠角色,只能為友,不能為敵。

    方昊宇落到這個地步,純屬咎由自取。

    但他卻忘了,正是他的提議,才讓帝九放棄了結束方昊宇的生命。

    由此可見,郝多魚這家伙是個狼人,比狠人多一點。

    帝九不再理會第三次昏死過去的方昊宇,身形一閃,進入了趙穆欣所在的房間。

    “帝九!帝九!”趙穆欣見帝九突然出現,猛的瞪大眼睛,淚流滿面,心中的絕望,蕩然無存。

    帝九看著此刻的趙穆欣,卻面無表情,他一揮手,束縛趙穆欣手腳的繩子自然脫落。

    然后,帝九對趙穆欣說道:“趙穆欣,今天之后,你我陌路!”

    ……

    (考生們,加油!努力一次,讓自己的人生無悔!)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