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八零年代女首富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要成最配宋晴天的男人
    “砰”的一聲,梁宣拿著幾本書從外面進到病房,巧合聽到這句話。

    “你想干什么?”

    龔大強回頭看了他一眼,“你小子終于酒醒了。”

    梁宣指著龔大強,“對對對,就是你,你就是我昨天晚上夢到的那個英雄。你要讓雷鳴脫褲子干嘛?”

    龔大強說:“龍鳴少爺是我的親人,我想看看他的胎記,他的胎記長在屁股上面。”

    梁宣笑道:“原來是這樣的啊,我還以為……”

    趙雷鳴瞪了他一眼,“梁哥,你能不能正經點,別一腦子齷齪想法。”

    梁宣得意的說:“雷鳴這個胎記啊,實在屁股上面,有一次洗澡我偷偷看到了,左邊屁股上面有個圓形的黑色胎記,像個銅錢呢。”

    “梁哥,你這人真是……”

    “都是男人,一起洗澡,你還讓我閉著眼睛嗎?”

    龔大強點頭道:“是沒錯,他小時候就是這樣的胎記,我抱他時候就看到了,是像個銅錢,所以我印象特別深。龍鳴少爺,我總算是放心了,這么多年終于找到你了。”

    龍鳴?少爺?

    梁宣有點郁悶,這趙雷鳴是啥身份啊,能叫少爺的肯定是有家世的啊。

    趙雷鳴說:“龔叔,你還是叫我雷鳴吧,也別叫少爺,我一點都不習慣。”

    怎么說龔大強也是稱趙絕倫為大哥,龔大強不是什么好人,畢竟救過自己,出于什么原因他都得稱呼一聲叔。

    “那好,等你習慣了再叫你,只是你叫我龔叔,我這怎么敢當。”

    “龔叔,你怎么也是一個長輩,你受的起。”

    龔大強笑笑算是默許了。

    梁宣這下可是死纏著趙雷鳴了,非要問他是什么身份。

    趙雷鳴就哄騙他說,他家以前是地主,所以才被這樣稱呼,現在都是社會主義國家了,這樣的稱呼早就不應該叫了。

    梁宣半信半疑的,反正心里覺得趙雷鳴肯定不是一般人,要是一般人的話,能嚇走鬼。

    下午的時候,龔大強找了個借口把梁宣支走。

    關好了門,龔大強才小心翼翼的從身上摸出一個物件,遞到趙雷鳴的手中。

    “這是你爸的貼身物品,臨死前留下來的,他讓我找到你以后,一定要親手交給你保管。”

    趙雷鳴細細的端詳那個物件,像是個玉石的掛件,堅硬無比,看不出來是什么材質,黑黝黝的發著亮光,上面雕刻著一條張牙舞爪的龍,雕刻十分的精致,龍爪龍須都清晰可見,趙雷鳴覺得這個東西肯定價值不菲。

    龔大強說:“這是你爸從巴西買回來的黑金剛石,價值連城,也是留給你唯一的遺物,你可要好好收著。”

    雖然趙絕倫十惡不赦,殺人如麻,可是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雖然趙雷鳴接受不了這樣的父親,可是血濃于水,父親犯罪,兒子總不能不承認這個父親吧。

    手里拿著趙絕倫留給自己唯一的遺物,趙雷鳴思緒萬千。

    龔大強說:“你以后就貼身戴著吧。”

    趙雷鳴點頭,掛在了脖子上面。

    龔大強接著說:“有了這個黑龍牌,以后就沒有人敢欺負你了。”

    “黑龍牌?是什么東西?有這樣的威力?”

    “雷鳴,我也實話告訴你,這個黑龍牌是黑龍幫的信物,你把在香港創立的黑龍幫就是用黑龍牌做信物,幫會兄弟看到這個信物,見黑龍牌如見幫主。”

    趙雷鳴伸手就要去取黑龍牌,“那我可不要這個東西,既然是黑幫的信物,我堅決不能收。”

    龔大強攔住了他,“你貼身戴著,沒有人會看到就好,你就當是你爸的遺物,其他什么也不用想。”

    趙雷鳴想想也是,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誰也勉強不了。

    宋晴天曾經告訴過他,要他做個頂天立地的男兒,他是萬萬不能涉黑的,他不會辜負宋晴天的期望的。

    趙雷鳴突然想到宋晴天說韓正正在追捕龔大強,就問起此事。

    龔大強說:“韓正很可能就會找到這里,我不能在這里呆的太久,能找到你,我總算是完成了大哥的遺愿,不過,我有一個想法。”

    “龔叔,你可不要說讓我跟你重建黑龍幫會的事情,我是死也不會同意的。”

    趙雷鳴得知趙絕倫留給自己的是黑龍牌的時候,就想到這個問題,此刻龔大強一說這話,趙雷鳴立刻就把路給堵死了。

    龔大強說:“黑龍幫現在是程寶珠管理,根本不需要重建,我是想說,大哥給你留下了一筆遺產,如果可能的話,你跟我回香港,取回你的遺產,這樣你也可以有好日子過。”

    只要和黑幫有牽涉的事情,趙雷鳴都堅決不想涉入的。

    “龔叔,我苦日子過習慣了,我不需要什么遺產,雖然我承認了趙絕倫是我父親,可是我不能原諒他犯過的罪惡,也不想要他留下的那些沾滿鮮血的錢財,除了他的遺物,我什么都不要。我自己有手有腳,大好兒子想要什么,我自己去奮斗,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龔大強緊緊的抓住趙雷鳴的手,激動的說:“雷鳴,你真是個好孩子。你這想法和我想的一樣,當年,你父親犯下的罪過,我也全部參與過。

    我這些年來,每到夜深人靜,那些冤魂都會在夢里來找我,我從來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不是為了找到你,我就自我了斷,陪著大哥去地下懺悔去了。我想大哥和我一樣,都希望你過的開心就好。”

    趙雷鳴莫名的突然有點心疼龔大強。

    “那龔叔你以后怎么打算?”

    “我已經在香港一個漁村買了一個小房子,以后去哪里住,打魚曬網,每天為我的罪孽懺悔,了此殘生。”

    也許,這是最好的辦法吧。

    龔大強走后的第二天,韓正帶著小嚴,就找到了趙雷鳴。

    韓正看著躺在病床上面的趙雷鳴,嘴角露出諷刺的笑意。

    “我從第一次看到你,就懷疑你和‘魔鬼’趙絕倫有關系,沒想到你真的是他的親生兒子。作為趙絕倫的親生兒子,你這病房都高級了不少。”

    趙雷鳴更不不想解釋這病房是汪嵩非要安排的事實。

    “韓正,趙絕倫是我父親,可是我從小就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犯下什么罪行,他已經受到該有的懲罰,這和我應該沒關系吧?”

    “你說得沒錯,這些是和你沒關系,不過,龔大強呢?他現在在哪里?”

    “龔大強回香港了。”

    “你可別撒謊,龔大強和趙絕倫一樣十惡不赦,不把他抓捕歸案,怎么對得起上海那些慘死的無辜百姓!你可想好了,你如果敢包庇他,你一樣要坐牢的。”

    “龔大強我是見過他,因為他我也確定了我的身份,但是我和他并沒有其他犯罪的行為,我和他也沒有那么的熟悉,我不會為了包庇一個罪犯把自己送到監獄,我還不傻。”

    “趙雷鳴,你覺悟蠻高的,你這話是沒錯,可是龔大強必須要抓到。”

    “這和我沒關系,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去查龔大強是否還在大陸。”

    韓正沒話說了,可是小嚴就不高興了,“韓特長,你要不是為了那個宋晴天的安全,龔大強早就束手就擒了,你當時真不該心軟,這下龔大強逃回香港了,我們就是違反了上級的命令,要受到處罰的。”

    小嚴的話沒錯,如果不是為了宋晴天,龔大強早就被抓捕歸案了。

    趙雷鳴一聽這話,頓時有了自己的想法,這個韓正在三川鎮數次幫助晴天,為了晴天的安全才沒把龔大強抓捕到。對于軍人來說,沒有服從命令,這可是大事,受到處罰是肯定的。

    韓正如此對待晴天,莫非他也對晴天有喜歡的意思?肯定是這樣,不然韓正不會冒著被處罰的危險為晴天的安全。

    眼前的韓正,竟然是自己的情敵。

    趙雷鳴不禁多看他兩眼,和自己做了對比。

    韓正怎么也是個正規的軍人,家里父親還是鎮長,而自己的父親是個殺人如麻的罪犯,現在還一無所有。

    如果按照一個正常人的思維來給宋晴天選擇對象,韓正肯定人們心中的是第一人選,想到這里,他不覺得有些傷神。

    不能這樣想!

    趙雷鳴心里提醒自己,他是有手有腳的人,他也可以強大起來,比韓正厲害數倍,他要成為人人覺得最配宋晴天的男人。

    韓正相信了趙雷鳴的話,聯合廣州警方開始調查龔大強的行蹤,果然得到的消息是龔大強已經回到了香港。

    韓正回到了豫州省,把事情的經過報告給蕭處長。

    蕭處長長嘆一聲:“你辜負了上街對你的信任,你再一次被兒女情長給牽絆了,一個軍人絕對不能連續犯下這樣的錯誤,韓正,你必須接受嚴厲的處分。”

    廣州這邊,趙雷鳴很快就要出院了,他不想自己的身世泄露出去半點蛛絲馬跡,就在三的交代梁宣不要提起龔大強說過的任何話,也不要提起龔大強這個人,算是報答自己的救命之恩。

    梁宣心想這樣也好,不然自己老惦記趙雷鳴的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于是就答應了。

    回到工地以后,趙雷鳴繼續開著他的卡車搞建材運輸,更加的勤勞刻苦,別人干一周的活,他硬是要六天干完。

    汪嵩的老婆知道趙雷鳴救了她的弟弟,提議汪嵩給趙雷鳴換個輕松的工作,也被趙雷鳴拒絕了。

    這日,趙雷鳴開著車行駛在一條山道上面,遠遠就看到前面的路口站了幾個人,堵住了去路。

    臨近一看,正是那天晚上襲擊他和梁宣的幾個人,領頭的那個人脖子上面還纏著紗布。

    難道這些人又要為難自己?

    趙雷鳴剛剛這樣想,就看到那幾個人對著他鞠躬行禮,一個一個卑躬屈膝的。

    趙雷鳴看他們不像是做戲,就下了車。

    領頭的人一邊作揖一邊說:“趙大哥,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那天晚上的莽撞,我們錯了,不該對你動手,都怪我們瞎了眼睛,有眼不識泰山。”

    后面的幾個人附和著說。

    趙雷鳴心想,這肯定是龔大強臨走時候,為了保護自己,特意的收拾了這些人。

    冤家宜解不宜結,趙雷鳴從來就不是愛生事的人。

    “眾位大哥,事情都過去了,我什么都不記得了,麻煩你們讓讓路,別耽誤我工作。”

    這幾個人一聽,這趙雷鳴是原諒他們了,而且一點不記仇,深感趙雷鳴胸懷寬廣,紛紛退到路邊,對著趙雷鳴抱拳行禮。

    趙雷鳴一心努力工作,也漸漸的忘了這些人。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