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木葉之宗妹天下第一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又掉鏈子
    ();

    雨隱村。

    那猶如海嘯般的浪花侵襲過后,整個村子都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兇猛的浪花,高達十幾米,這樣砸下來,沖擊力太強了。

    即使村子的建筑非常堅固,還是被遭受到了巨大損失。

    塔樓上,大量的窗戶破碎,散落一地,外圍的鐵管,也被混在里面的石塊給撞擊的彎曲、凹陷下去。

    屋子里的大量家具,被沖出了屋內,混雜在浪潮中,無異于又加大了威力。

    還好的是,村民早已經轉移到了地下避難所。

    要是沒有及時撤離,恐怕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浪潮整整持續了差不多十分鐘,才停了下來。

    不過河水并未消退,還殘留著大量湖水,上面不僅漂浮著無數的家具,還有成片的尸體。

    顯然這是長門的術造成的,別看剛才的沖擊波,范圍超大,推進速度很緩慢的樣子。

    其實那都是視覺效果造成的,這神一般的忍術,從施放到結束,最多也就一秒多點,很多忍者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波及到。

    見此,河倉佑平立即下命令,道:“趕緊分一部分人,查看排水系統和避難的村民有沒有事。

    再把我們的人,都叫出來,將哪些昏迷的,以及僥幸逃過一劫的敵人,都給我抓起來。”

    “是!首領大人。”

    幾個護衛,一臉興奮的散開,各自帶著命令,跳了下去。

    轉瞬間,原本他們眼看就要輸了,都有了棄村的打算。

    誰曾想,他們的長門大人,猶如神靈一般,只用了一個忍術,就將對方擊潰。

    看著離去的手下,河倉佑平同樣滿臉喜色。

    回身遙望著遠處那幾公里的巨坑,他不由得再次感嘆道:“真是可怕的小家伙,這威力已經完全超越尾獸了吧。”

    本來只期望他們能破壞掉威脅最大的重型弩車就好,但眼下的情況卻是,他們不僅將種型弩車和攻城車全部干掉,最后連人都沒有放過,真是意外之喜。

    “不知道,這些小家伙怎么樣了。”

    嘀咕了一句,他又拿起望遠鏡,向遠處看去。

    “嗯,怎么回事。”

    看到遠處,雙方對峙起來,好半天沒動靜,他立即感覺到了不對勁。

    以雨夢的性格,不應該是這樣,平常這丫頭,都是見面就是懟,這不是她的風格。

    “難道,她被長門的術誤傷了。”

    想到此,他趕緊跳了下去。

    不管前方發生了什么,他都不能安心在這里等待,秉承著小心謹慎的風格,河倉佑平,還是不放心的,親自帶隊支援了過去。

    ......

    坑洞中。

    雙方已經互相對峙了起來。

    別看雨夢離得遠,但是她全力爆發下,速度可是非常快的,就這點距離,也就幾十秒的時間而已。

    在她的爆發下,雨夢還是與對方同一時間趕到了現場。

    “讓開,這里沒你的事。”

    “那里來的小鬼,找死是嗎。”

    “別跟她廢話了,我田之國的家當,全都沒了,今天不殺了這小子,我那還有臉回去。”

    幾個首領,紛紛對著黑袍女孩,呵斥起來。

    然而女孩卻恍若未聞般,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動。

    看見滿身是血的小美,她的腦海里,那令自己無法釋懷的畫面,又開始在腦中不斷閃現。

    渾身顫抖之下,她連站都站不穩了,比綱手好不到哪里去,對于敵人的話,根本就沒聽進去。

    “可惡的小鬼,到底有沒有在聽我們說話。”

    幾人臉色難看無比,說了半天,卻發現眼前的小鬼,居然無視了他們。

    “給我上。”

    深怕對方有支援,三名首領,不在客氣,趕緊命令身后的十幾個忍者圍了上去。

    “糟了。”

    看著圍上來的敵人,小南暗呼了一聲,開始緊張起來。

    身為女生,她的觀察最仔細,看月大人的樣子,恐怕老毛病又犯了。

    “彌彥,我們上。”小南打了個眼色道。

    “啊,好。”

    兩人常年呆在一起,一個眼神,他就明白過來,抄起大劍,就站到了面前。

    嘭嘭…

    但僅僅幾個回合,彌彥就被打掉了武器,小南投鼠忌器之下,也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對方的陣容太強了,三個首領再后面坐鎮,圍困的忍者,基本屬于暗部一類的存在,幾乎都是特別上忍以上的實力。

    能呆在首領旁邊,誰沒兩把刷子。

    “臭小鬼,叫你反抗。”

    抓過來后,涉水大罵著,直接一拳過去。

    那力道相當的大,使得彌彥整個腰部都彎成了弓的形狀。

    “可惡,要不是我查克拉消耗太大,根本不懼你們。”

    面對這兇狠的一拳,彌彥吭都沒吭一聲,反而還有力氣大罵起來。

    這都得益于,他平時經常被雨夢毆打,再加上一直主練的土屬性,雖然只有13歲,但身體強度絕對和鳴人這樣的小強,有得一拼。

    “哼,還嘴硬,身體硬朗是吧,那就看看你,是不是和紅頭發男孩一樣強悍。”

    說著,涉水對著旁邊的無為道:“老弟,看你的了。”

    無為點了點頭,凝聚了一把火劍,上前道:“對不起了,命令所在。”

    “來吧!給我個痛快。”彌彥無懼道。

    “不要…求你們了,放過他,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旁邊的小南頓時哭泣起來,不斷的想要掙脫束縛,去阻止他們。

    奈何卻被草忍的禁錮術控制,想紙化都做不到。

    “小南,不用求他們。”彌彥大笑一聲,道:“哈哈,大姐頭,小弟來賠你了,可惜就是沒帶你最喜歡的香煙。”

    噗…

    火劍應聲插進了彌彥的身體,頓時使得他的全身燃起了熊熊火焰。

    “月大人,求你了,快救救他。”

    焦急慌亂的之下,小南終于想到了后面的黑袍女孩。

    “哈哈,就那個裝腔作勢的小鬼,唬人罷了,小丫頭,別指望她了,乖乖跟我回去吧。”

    說著,涉水就要伸手撫摸下,這可愛清純的小臉蛋。

    刷…

    只是,下一秒,隨著一陣破風聲響起,他的右手突然就掉落了下去,切口相當的平整。

    “啊…我的手,混蛋,誰干的。”

    突如其來的疼痛,使得涉水慘叫起來。

    同時幾個護衛忍者,趕緊閃了過來,警惕的看著四周。

    “一群喪家之犬,戰爭輸了,就別再這里作威作福了,跪下來臣服,我或許可以放過你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木葉之宗妹天下第一》,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