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百萬可能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升級?
    程林凝視著飛雪將腳邊的尸體掩埋。

    在這樣的低溫環境下,沒有了靈氣主動防御,只需要兩分鐘,散修尸體就會堅硬如鐵。

    “呼。”

    輕輕地吐出一口氣。

    程林伸出手,展開手心,將正緩緩走來的五核傀儡收回空間內部。

    然后,他將c91與禾劍用力刺入腳邊凍土,伸手撿起了殺死散修的那把陌生靈劍。

    搓出一個低溫火球,借著亮光,程林打量這把劍。

    破損程度不高,只比自己的c91差些,通體呈現暗青色,在劍尖位置,染著已經凍成冰塊的血液。

    “果然可以。”

    程林感嘆道。

    當初自己去兌換靈劍的時候,就已經發現禾劍可以對其余的來自劍陣中的靈劍進行控制。

    這段時間,多次修補,禾劍這方面的功能又有所加強。

    在這散修拿出靈劍的時候,程林手心中的禾劍就已經開始蠢蠢欲動。

    直到此時,召喚出來,手握禾劍,下達命令,直接控制散修中的武器,趁其不備,將其反殺。

    “你死的還真挺冤枉的。”程林搖搖頭。

    被自己的武器殺死,不是一般冤枉。

    程林此前還在想,是用傀儡殺他,還是嘗試操控他的武器,沒想到,這人自己做出了選擇。

    “殺人者,人恒殺之,下輩子好好做個普通人吧。”

    程林嘆了口氣,低聲對尸體說。

    反手收回禾劍,下一刻,他忽然皺眉,空間內,黑幡再度震顫起來。

    他明白,這大概是戰魂想要吸收吞噬散修的靈魂力量,三品修行者的靈魂力應該算是不錯的口糧,只不過,猶豫了下,他終究沒有召出黑幡。

    他不想禁錮人類的魂魄。

    即便……對方不是什么好人,還想殺他,但程林也不想這樣做。

    這與“圣母”無關,他只是擔心,一旦自己做了,就相當于在心靈上開了個口子,今天能吞噬“壞人”的靈魂,明天或許就會去吞噬普通修行者的靈魂……有些東西不能沾,一旦碰了,就容易跌入泥潭。

    “靈魂就不要你的了,不過,你身上的東西我可不準備放過。”

    程林笑了笑,蹲下來,開始搜身。

    扒開衣服,在口袋里來回摸,廢了一陣功夫,才算把有價值的都翻了出來。

    看著地上的小小一堆東西,程林有些不開心:“窮鬼啊……”

    地上,靈劍一把,普通靈礦石五塊,精品靈礦石三塊。

    藥劑一瓶,沒有標簽的小瓶子一個。

    之前某散修五十萬出手的,那只“提神醒腦”的靈植一株。

    就沒了。

    “堂堂三品身上就這么點東西?”程林有些鄙夷地瞅瞅尸體。

    不過他也明白,人家也沒有儲物空間裝備,帶的東西自然少很多。

    雖然失望,但程林依舊迅速將東西收了起來。

    其間,他借著火光仔細看了看那瓶無標簽的藥水瓶。

    “這瓶子倒是眼熟,好像是仙島投影里,黑方散修仍在草薇身上的那種毒藥?”

    程林暗襯,晃了晃,可惜,這毒藥已經凍成了一坨冰,幸好這瓶子結實,不然早就炸了。

    “難怪戰斗過程里,他沒有放毒,原來是凍住了。”

    程林失笑。

    這時候,散修已經凍的梆硬了。

    撣了撣衣服下擺的雪,程林拎著兩把靈劍起身。

    忽然,雪原上明亮了許多。

    他若有所覺,抬頭一望。

    只見天空中的陰云不知何時散開了一塊,一彎銀月自濃云后露出半邊,撕開的云絮中一條銀河滾滾而動,萬千細碎星辰閃爍,如同鉆石懸掛于空。

    烏云散了?

    程林有些驚訝,可云絮雖然散開,但飛雪卻未停止,這雪與風暴仿佛來自于另外一個空間,穿透無形壁壘降落在此處。

    于是,程林的眼中浮現出一幕奇景:

    烏云被撕開,顯露出璀璨銀河,在這明朗的背景下,卻是寒風凜冽,暴雪飄揚,無數星輝伴隨著飛雪灑落大地,黑暗為之一散,雪原仿佛亮起。

    仰頭望天,程林初時還只是覺得有趣,可下一刻卻宛如一臺機器卡了般,不動了。

    若是有修行者在旁邊,必然會感覺到,以程林為中心,四周靈氣飛速凝聚而來,通過皮膚毛孔進入體內,漸漸凝成一個漩渦。

    靈氣的匯集引發了風向的變化,凜凜寒風呼嘯而來,將他的一聲厚厚冬衣吹得獵獵作響。

    帽檐之下,頭發被雪水打濕,隨即,蒸發冒出白氣,透過白氣可以看到他滾燙的,紅潤的皮膚!

    這變化足足持續了半分鐘,波動才散去。

    程林愕然,片刻后醒悟過來:

    他竟然晉級三品了。

    ……

    ……

    “你升級了?”草薇驚訝無比地問道。

    “恩。”程林點頭。

    小姑娘仿佛氣壞了,忽然伸出拳頭“狠狠”錘了他一下。

    “干嘛?”

    “哼,誰讓你超過我了?我生氣!”草薇氣鼓鼓地說,語氣特理直氣壯。

    程林頓時哭笑不得。

    他們此刻正坐在一處山坳背風出,草薇之前消耗頗大,正在休息,程林則看著小姑娘發脾氣。

    三品。

    突如其來,沒有任何預兆地到來了。

    卡了一個星期,程林始終沒有邁過最后那個關口,直到剛才,殺了散修,便忽然突破了。

    意料之外的喜悅。

    其實想想,倒也理所當然。

    從仙島回來的時候,就已經隱隱摸到巔峰,一個星期的游玩,將渾身壓力散去,推演了一次,嘗試過了強大力量的滋味。

    加上大洪水那次積累的“過剩”的心境提升。

    他順理成章跨過了這個門檻。

    “所以說,你是因為升級了,才把他打死的?”草薇一臉好奇,問道。

    “是啊。”程林一臉誠實地說。

    聽到這話,草薇忽然松了口氣,伸出右手拍了拍胸口,一副放下心事的模樣,嘟噥道:“我就說么,都是二品,你不可能比我厲害的,我都殺不了他……”

    程林無語,心想你比較這個有意思么?

    “喏,這是我搜到的戰利品,分一分吧。”

    草薇一聽要分戰利品,小耳朵立馬支棱了起來,可是等她看清楚地上的那可憐巴巴的一點東西,頓時呆怔了下,然后猛地看過來:“程林,你是不是私藏了?”

    “啊?”

    “他怎么這么窮?”

    “這我哪知道,大概是……黑方組織經費緊張吧?”程林猜測著說。

    草薇疑惑:“他們不是歪果仁扶持的么?還差錢?”

    程林失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說:“歪果仁也有窮鬼啊。”

    “別拍我頭,會長不高。”她抗議了句,隨即瞅著地上的少的可憐的戰利品,若有所思。

    看著她這模樣,程林搖頭笑笑,正想說什么,忽然,他只見草薇神態猛然一變:“有動靜!”

    “什么?”

    “你來!”

    草薇扔下一句話,拉著程林站起來,往外跑了幾步,來到了背風山坳邊緣,兩人扒著石頭往遠方看去,下一刻,一大一小倆人忽然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嘶~”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