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諸天之出租師尊 > 第二百零九章 跳下去
    “我做不到,就算是明知道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身上有一個巨大的執念,我無法不在意她,甚至這個執念已經成為了我人生之中重要的一個目標,我辦不到。”

    聽到王澤的話后,嚴元儀忽然眼角有些濕潤,這是她第一次知道抱丹的門檻,但是卻看似在眼前,卻跟她距離好像十萬八千里一樣。

    “這個,其實儒家的不行,不是還有佛道么,道家講求的遁去的一,好比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追求本質,用俗語話說就是看山就是山,抱丹其實就在這門檻。”王澤說道。

    “看山就是山?”

    嚴元儀噗哧笑了一聲道:“我怎么就覺得這應該是佛家的學說呢?”

    王澤搖了搖頭說道:“事實上佛道相融的很厲害,所以很多的思想和理論都是相近的,但是他們永遠不會有交集點,只會在兩條平行線上,世人總是妄圖讓儒釋道相互交融在一起,這本身就是逆天而行,除非他能找到一種交融點,只是這個點太難了,別說是抱丹,就算是你達到見神不壞也做不到,不過是似是而非而已。”

    “那你說道家的意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嚴元儀不再跟王澤談論這些,直接問道。

    “拳就是拳,招式本身不過就是力量的體現,比如說這一拳!”

    王澤動了,就是漸漸的單單的一拳,比起什么太極拳、形意拳這些明家招式來說,王澤這一拳很簡單,就是簡簡單單的一拳打出。

    但是在嚴元儀的眼中卻驚恐萬分,因為她看到王澤在打出這一拳的時候,整個身體都開始出現蒸汽,這是因為王澤一拳把全身所有的勁、氣都集中在這一拳上。

    這一拳的力量甚至只是隔空都跟暗勁一樣可怕,在這一拳面前嚴元儀甚至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甚至可以說大腦或者身體都沒有反應躲避的意識。

    就好像面前的王澤就是沖著她打出這一拳,她也沒有準備去躲的意識一樣。

    “為什么,為什么我的身體會絲毫沒有反應,沒有任何危險的反應?”

    嚴元儀毫不懷疑,如果王澤剛才那一拳打向自己的話,她無論如何都沒有躲閃,不是這一拳有多大的威力或者是這一拳多么精妙,是因為她的身體沒有絲毫的反應,好像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一樣,好像這就是一拳。

    要知道武道家都是有危險反應,身體的反應往往要比意識還要快,但是剛才嚴元儀的身體卻沒有絲毫的反應。

    看到嚴元儀驚呆的表情,王澤搖了搖頭:“你們都把拳術給賦予太多的東西了,明明就是最簡單的東西……”

    說完,王澤再次打出一拳,這一次嚴元儀眼神變了,好像有大恐怖一樣,在這一拳上嚴元儀感受到了泰山壓頂的拳意,不能抵抗,必須閃退,只是這一拳籠罩四周,讓嚴元儀的啟動遲疑了片刻,就是不到一秒的反應,王澤的拳頭已經到了嚴元儀面前。

    就在嚴元儀打算迎接的時候,一道拳風吹過,王澤控制的勁力消散了。

    “這就是你們嘗嘗借助一些東西來激發潛力的拳招,可是雖然借用這些拳意,卻總失真,不再單純……”

    說道這里,王澤再次揮出幾拳,每一拳都有大恐怖,或如蟒蛇,或跟烈火燎原,總之普通國術高手稍接觸肯定會被其中的拳意給震住,甚至說不好被拳意魂斷都不一定。

    偏偏如此厲害的拳招,嚴元儀聽王澤話語中的意思是下乘,拳招落了下乘。

    “這些雖然是可以幫住自己激發潛力的手段可是卻不是真正的拳,真正的拳其實就是簡簡單單,直指大道,大道是什么,就是能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就是如此普通不能在普通的東西,這才是真正的拳。”

    這些話,如果在以前,嚴元儀是絕對不會相信的,但是王澤卻用自己的手段向她展示了一遍,直接打碎了之前嚴元儀所有的理念。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拳!”

    嚴元儀喃喃的說道。

    從拳法出現之后,世人就都開始妄圖解釋自己的拳法才是拳,其拳法的本質卻被遺忘,直到今天,嚴元儀才發現自己追求的路。

    “我,我如何可以達到這種境界。”

    嚴元儀眼中出現狂熱之色。

    顯然這比什么龍蛇合擊還要高明,或許唐紫塵可以憑借龍蛇合擊的招式感悟更甚的拳法,但是終點卻是剛才嚴元儀看到的那一拳。

    有這一拳在還需要學習其他拳法么?

    “這很難,儒家的追求赤子之心,道家是大道的本質,就是我剛才打出的一拳,但是還有一種就是佛家的空,那也是一種方式,而且這種方式也是唯一可以讓世人公平都可以領悟出來的,從這一點上看,佛門確實很厲害,也是唯一一種速成之道,可惜的是這種速成稍有不對,就會迷失,也就是入魔。”

    王澤淡淡的說道。

    “我不在乎,只要能逼出我真正的潛力,我什么都不在乎!”

    嚴元儀堅定的說道。

    “你確定?”

    王澤依然用平淡的語氣問道。

    “當然!”

    嚴元儀似乎覺得王澤有些小瞧她的決心,語氣重重的回道。

    “那好,從這里跳下去吧,那樣你就能體驗到佛家的空……”

    王澤忽然打開窗戶,指著幾乎上百米的高空說道。

    要知道這里可是三十六層的頂層,說是百米也不為過,就算是嚴元儀是化勁之上,差一步進入到抱丹的宗師,不,就算是抱丹宗師跳下去也要沒命。

    “你,你沒有開玩笑么?”

    嚴元儀深吸一口氣問道。

    “沒有!”

    王澤表情依然淡淡的說道。

    “那好,我跳!”

    就在嚴元儀站在窗戶前那一刻,那一種失重和對于無法把握命運的心理再次占據上風。

    “即使是我也沒有辦法每一次都做到萬無一失,更何況還要在你領悟空的前提下救你,可以說我頂多只有三成的把握,所以你確實是要考慮清楚。”

    王澤知道嚴元儀如此堅決的原因,是因為她在賭自己回去救她,所以王澤毫不猶豫的說出來。

    只是那幾率可不會太多。

    聽到王澤的話,嚴元儀果然開始后悔起來,甚至她想要控制身體,卻發現雙腿顫抖的厲害。

    一些曾經很遙遠的事情都涌上心頭,讓她退卻。

    只是嚴元儀憑著一股決絕的信念,就是不后退半步,但是也無法前進半步,畢竟明知前方是地獄還敢踏入過去的人不多,不是瘋子就是真正的圣人。

    這一刻,嚴元儀這樣的抱丹高手都開始被越來越多的念頭給干擾起來。

    “清空這些念頭,堅決下去,這樣你才能更好的領悟空,從空中打出抱丹的拳法來。”

    王澤的話語傳進到嚴元儀耳中。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