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機緣聊天群 > 第232章 泯滅歸墟
    第二十一年,春。

    阿璃終還是走了這條我不愿她走的路。

    只是,我能怨她?

    我自己不也一樣在賭?

    罷了,左右還有我在,還能護她周全。

    .....

    第二十一年,夏至。

    十六歲的阿璃真的長成了大姑娘了,有時候在一旁看著她,恍惚中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仿佛透過她看到的是另一個人。

    那感覺,讓我有些害怕。

    如果有朝一日,她真的變成了另一個人,那還是我的阿璃嗎?

    我不愿。

    .....

    第二十二年,秋。

    北域越來越亂了,整片大陸都處于一種靜謐的動蕩之中,山雨欲來,不知何處將掀起第一縷妖風。

    不過,應當還有些時間。

    時間,再給我些時間吧。

    希望,還來得及。

    ......

    第二十二年,中秋。

    今晚的月色很美,皎潔的明月上,似有一道身影在翩翩起舞。

    當我望著月時,總覺得月上似有一道目光也在望著我。

    這讓我想到了一句很有名的哲言——當你注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注視著你。

    今天的阿璃第一次飲了酒,似乎有些醉了,很歡樂的樣子一直在嘰嘰喳喳。

    近日有消息傳聞,北方極北之地,萬妖皇庭附近發現了異族活躍的痕跡。

    異族,對整片大陸五域萬族而言一個陌生又熟悉,似近在眼前又極為遙遠的名字。

    相比較異族,我更喜歡稱之為古族。

    只是,古族在大路上活躍的消息,終不是什么好消息。

    希望,不會鬧出來太大的亂子。

    ......

    第二十二年,除夕。

    下了一場大雪,整個北域被一片白茫茫所籠罩,放眼望去。天地間竟難見第二種顏色。

    阿璃很高興,一大早跑來把我從床上拉起來去堆雪人。

    血人堆了兩個,一大一小,她指著我堆得那個很好看的那個說是她,非要說她自己堆得那個很丑的是我。

    兩個雪人在院子里緊緊挨在一起,像極了小時候的樣子。

    這一年的除夕,鞭炮聲很響、很急,聽來覺得有些刺耳。

    不知怎的,夜里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心中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起來到院子里坐著,白雪茫茫中,那兩只雪人緊緊地靠在一起,像是這茫茫天地,唯有它和它一般,相依為命。

    ......

    第二十三年,夏。

    北方的動亂終是不可抑制的出現,那些隱藏在黑暗中的異族不知用了怎樣的手段,竟也喚醒了一尊沉睡在封印中不知多少億萬載的古祖。

    幸運的是,被封印太久,這尊古祖的實力大幅度降低,如今只剩下了半祖的實力。

    只是,即便是半祖,在如今這已經多少萬年沒有證道者出現的時代里,依然是一個棘手的麻煩。

    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只希望那古祖的出現不會將這里波及。

    我的生活很簡單,我的愿望很簡單。

    只希望靜靜的守著這個家,靜靜的守著阿璃。

    待有一天,待阿璃長大,待一切水落石出。

    希望,局勢不要走到我最不想見到的那一面。

    ......

    第二十三年,夏。

    局勢終還是向著最不想見到的一面在發展。

    那些人...終還是容不下我們兄妹。

    我想過內部的腐敗使得萬族勾心斗角,彼此估計,表面上尚且和睦,暗地里早已是刀光劍影。

    我卻從未想過,大敵當前,他們所想的,首先竟不是滅敵,而是借敵之手排除異己。

    古族半祖領百萬古族軍南下,一路不難看出被刻意引導的痕跡。

    我明白,他們不是為我,畢竟在他們大多數人眼中,我只是一個不能修行佛廢人罷了。

    他們,容不下我的阿璃。

    既如此...

    那就攪他個天翻地覆,大不了重開這世界而已。

    這一刻,看著手中的青銅棺,我似乎...終于知道了我和它的關系。

    ......

    第二十三年,夏至。

    早三日前,于北三千里外留下的咫尺天涯大陣,應當能阻他們三日的進程。

    今天是阿璃的生日,不能被打擾了興致。

    慶祝完生日后,阿璃突然向我說‘哥,咱們走吧’。

    我只是笑笑而已。

    我知道,家在這里,她的道在這里,我們無路可退。

    這是個陽謀。

    .....

    第二十三年,夏。

    今天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自青銅棺領悟的那一式‘泯滅歸墟’第一次面世,屠包括一尊半祖在內的古族百萬軍。

    盡誅敵一百零三萬七千余。

    事實證明,無論陰謀陽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不過蚍蜉撼樹。

    只是,那之后的天地異象,總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

    第二十三年,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天命公子,天地果位加持。

    只是...

    它在怕我!

    它在排斥我!

    它...不容我!

    ......

    第二十三年,夏。

    院子里,荷葉翠綠,荷花抽出了花蕊,過幾日就要綻放的樣子。

    這些荷花是我今年春見院子里池塘中太過空曠從城外移栽而來,今年尚是第一次荷花綻放。

    只是,我應是見不到了。

    見不到了。

    ......

    第二十三年,夏。

    昨夜入夢時,恍惚中聽到一個聲音。

    生死秘境,西極之地,那里有我需要知道的秘密。

    那里,有我最后的機會。

    我要離去,我必須要去。

    .....

    第二十三年,夏。

    等我回來!

    哥一定會回來的!

    再見,阿璃!

    ......

    目光久久的停在最后一頁。

    將手中最后一本日記合上,將日記一本本依次放回玉匣子中。

    輕輕將玉匣合上,抬起頭,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沉默良久,周易緩緩從椅子上起身,抬腳,一步一步往房門走去。

    “吱呀~”

    門開,露出在院子里等待,目光一轉不轉盯著房門方向的兩個女孩。

    “哥!”

    見門被推開,阿璃緊走兩步上前。

    周易抬起頭,看著她,“琉璃?”

    阿璃看著他,眼中帶著迷茫,“什么?”

    “沒事,”周易笑了笑,笑容中有幾分輕松,抬起手揉亂了阿璃一頭長發,在女孩氣惱的目光中勾了勾嘴角,“沒什么,周夏至。”

    “哥!”

    阿璃抬起頭,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的臉,“你...你記起來了?”

    “一點點。”

    沒有回應,女孩一下撲到了周易懷里,人忍不住喜極而泣。

    一點點。

    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

    “好了好了,都多大了還撒嬌,也不怕被笑話。”

    安慰了許久,才讓阿璃的情緒平靜了下來。

    放開懷里的女孩,周易轉過頭看向一旁的蘇采薇。

    回憶了一下方才日記中的內容,想了想,笑著開口,“等下帶你去個地方。

    有個人,可能需要你認一下。”

    蘇姑娘沒問去哪沒問見誰,輕笑著點頭,“好。”

    ......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