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唐好伙計 > 第三百九十八章:他們自己
    夢境雖然不能操控,但是自古以來就有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說法,所以在場的眾人,也都不敢肯定,司徒泉和周西風二人被鳳凰大仙托夢,是真還是假?當然大多數人都是不太相信的,畢竟如果真有這種事情,那么那所謂的鳳凰大仙就真的是大仙了。

    紀淵見無人反駁,只是笑了笑便接著說道:“司徒泉被殺的時候,外面有大理寺和京兆府的人,里面更是被司徒將軍的人重重包圍,而且案發的時候,司徒泉所在的房間門窗皆從里面反鎖,外面又都把守著司徒將軍的人,他們也證實,自始至終,并沒有發現有人出入那個房間,那兇手究竟是怎么做到殺了司徒泉又逃走的呢?”

    這一直都是大家關心的問題,顯然這是一個密室殺人案。

    紀淵只是頓了頓便接著說道:“周西風被害的時候,更是夸張,防守絲毫不比司徒泉弱,而且案發的時候,同樣是門窗從里面反鎖,沒有發現任何人出入,兇手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元飛催促道:“你就不要再賣關子了,直接說兇手是誰吧。”

    林英這時卻冷笑道:“元大人如果你覺得不耐煩,可以隨時離開。”

    元飛冷哼一聲,卻不再催促。

    紀淵輕咳了一聲,然后神色略顯尷尬道:“各位不知道有沒有注意一個事情,那就是周西風明知道受到了鳳凰大仙的死亡威脅,卻還偷偷地打云竹姑娘的主意,并且暗算云竹姑娘,差點讓他得逞。”

    紀淵話一落,眾人目光不禁都落在云竹身上,云竹更是俏臉通紅,惱怒地瞪著紀淵。

    元飛一臉壞笑道:“這周西風無非就是色膽包天而已。”

    紀淵卻搖了搖頭,繼續分析道:“云竹姑娘本來已經表明自己的身份,而周西風也知道的,他應該想到,既然他打云竹姑娘的主意,后果不堪設想,無論成功與否幾乎是必死之局,這周西風雖然好色,但是他從來沒有強搶民女,而且他之所以混到如今這份家業,也說明他這個人很會隱忍,那為何見到云竹姑娘之后,他就亂了方寸,孤注一擲了呢?”

    元飛眼珠子滴溜溜地打量云竹一番,依舊壞笑道:“想來應該是云竹姑娘太過漂亮,讓周西風把持不住……”

    “嗖”地一聲,一柄飛鏢突然射向元飛。

    元飛和云竹相距很近,再加上云竹突然毫無征兆地出手,元飛竟然躲避不及,匆忙之中,只是猛地展開自己的那把陰陽扇。

    “刺啦”一聲,云竹的飛鏢穿透元飛的那把折扇,然后射中了元飛的發警,頓時將元飛的頭發弄亂了。

    元飛滿臉憤怒,狼狽不已。

    云竹冷冰冰道:“你再敢這樣說話,我就讓你以后都說不出話來。”顯然這次她手下留情了。

    “云竹,別鬧!”紀淵馬上呵斥道。

    云竹一臉委屈地看了一眼紀淵,卻沒有發作,只是轉過頭去。

    元飛更加氣憤了,明明挑開這個話題的是紀淵,自己只是說幾句玩笑話,而且剛才這紀淵的語氣哪里比自己好,憑什么待遇就是天差地別。

    林英在一旁幽幽說道:“元大人,如果你覺得在這里待著委屈,可以隨時離開。”

    元飛好歹也是大理寺丞,平時查案走到哪里都很風光,就算是達官貴人,對他也禮敬三分,但是今晚來了京兆府之后,卻一直受辱,他心中有氣,正準備拂袖而去,卻突然腦中念頭一轉,冷笑地注視著林英道:“林捕頭,自從我進了這個房間之后,你就一直有意無意地激怒我,并勸我離開,似乎別有用意啊?”

    紀淵心中一凜,這才發現原來林英剛才之所以這么壞,原來是有意為之。

    林英面無表情:“元大人你真會給自己加戲。”

    元飛這時早已恢復冷靜,他現在更加篤定司徒文光的說法了,顯然整個案子的兇手肯定是京兆府的人,林英想要徇私,才想激自己離開。

    他自然不會讓林英得逞,反而找了一張椅子坐下,然后開口道:“紀淵,你繼續說。”

    紀淵又看了一眼云竹,才繼續說道:“竟然周西風知道他打云竹姑娘的主意,是個必死之局,他竟然還是行動了,只能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周西風知道自己已經是必死無疑了,所以他根本不在乎后果。”

    “這也是為什么他遣散了自己的家人的原因嗎?”孔若興奮地問道,她原本就是認為周西風和司徒泉遣散自己的家人就是這個原因

    紀淵嘉獎地看了她一眼道:“算是吧。”

    孔若卻撇了撇嘴道:“什么叫算是吧?感覺好勉強。”

    紀淵笑了笑,沒有反駁,繼續說道:“司徒泉和周西風死得時候,還有一個小細節,那就是二人臨死之前,都故意把自己鎖在房間里,不讓其他人在場,似乎他們是有意給鳳凰大仙創造殺他們的機會。”

    眾人回想起來,確實如此,司徒泉本來身邊是有人守著的,卻被他趕了出來,而周西風更是明確表明不讓其他人待在他身旁。

    紀淵又繼續說道:“還有一個時機的選擇,司徒泉被殺的時候,正好是林英打算強闖司徒府,想要見司徒泉的時候,周西風被殺的時候,正好是云竹打算找他算賬的時候,鳳凰大仙要殺人,為何會選擇這樣的時機呢?”

    紀淵說完之后,查看眾人的反應。

    元飛一臉不耐,想要發作,但是看了看林英,還是忍住了。

    紀淵臉色凝重起來:“所以,總結下來,司徒泉和周西風二人被害之前,都有人托夢給他們,而他們也深信自己必死無疑,而他們被害的時候,二人又都身處在一個密室當中,門窗緊閉,沒有發現任何兇手,似乎除了神仙鬼怪之外,沒有人能做到,可是我們還是想漏了一個人,嗯……應該是兩個人!”

    “誰?”元飛終于還是迫不及待地問道。

    “他們自己!”紀淵脫口而出。

    “怎么可能?”元飛一臉驚詫,好半天才回過神來,“他們難道是自殺?”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