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洪荒之證道永生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供奉廟宇(求訂閱)
    ............

    也不管這人族皇朝變遷。

    廣成子先前出了混沌珠,行走在洪荒之上,稍稍了解了一番情況之后,他也沒有耽誤,便朝著那瑤嵐和紅皖的蹤跡行去。

    半個時辰之后,廣成子才飄到武夷山之旁的一座山谷上空停下了,看到這蜿蜒的山川流水。

    廣成子身形落下,走在山林間,一邊循著瑤嵐二女的蹤跡,一邊消化自己膨脹的靈魂之力,片刻之后,他就走到了一座不大的小山洞前。

    此刻這山洞前卻是人頭攢動,有數百個精靈精怪正在忙碌之中。

    他們或巡邏四周,或是在守護這山洞,一絲不茍,嘖嘖稱奇......總而言之就是在一同合力為這山洞護法。

    看到這一幕,廣成子也不禁啞然一笑,搖了搖頭。

    這片山谷想必正是那瑤嵐和紅皖的閉關之地。

    自從靈珠之劫過后,瑤嵐得了哪吒準圣之境的龐大劫氣,和自身災劫之道相互印證之下,終于也算邁出嶄新的一步。

    “想必嵐兒經此一役,準圣中期可成,不錯不錯,無論如何都有了自保之力了。

    不過這些小妖為何給我一股熟悉的感覺。”

    廣成子心中為瑤嵐高興,不過看到這為她們護法的小妖,也不禁皺了皺眉頭。

    這些小妖靈智大開,舉手投足之間無不彰顯一絲道家真意,和外界茹毛飲血的一眾精怪截然不同。

    更詭異的是廣成子竟然在這些精怪之中,感受到一絲屬于他自己的味道。

    有意思!

    不過眼下,還是瑤嵐之事為重。

    當下,廣成子便降下身子,走進了這山洞之中,以他如今的修為,掩飾之下,根本沒人能發現的了。

    .............

    山洞之內。

    廣成子目光看向這洞口深處,此刻,瑤嵐和紅皖正在相對而坐,一同修煉,消化劫氣,感悟天地法則。

    此刻,她們頭頂之上,正飄著那團精純劫氣,化為一絲絲雨幕不斷洗刷二女周身。

    這一刻,她們氣息相連,一同進退,一吞一吐,點點吸收這劫氣之力,宛如雨中精靈般,沉浸在災劫的海洋之中,借助阻礙,不斷精進自身。

    可以用肉眼看到,瑤嵐和紅皖的氣息此時已經和數十日之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增強了不知凡幾,氣息極其深厚。

    卻是二女本來就是數一數二的天驕,紅皖雖然比瑤嵐差了些許,但從前也是魔族的絕代之姿。

    再加上廣成子的悉心教導,斬尸靈寶不斷供應之下,二女走斬三尸之路相當順暢,但由于準圣瓶頸所在。

    是故,她們的智慧,法門,還是自身大道都好似積沙成塔一般,不斷積累,以求突破。

    如今,有了這精純劫氣作為引子,總算是將她們這無數年所積累的強悍底蘊一口氣爆發出來,沖擊著準圣中期的瓶頸。

    “好好,我在給你們加把勁!!”

    廣成子袖手一揮,頓時他直接取出災厄神葫,將其懸于二女之上,以更好體會災劫大道。

    雖然這災厄神葫正在進階品級,但也不妨礙這一會功夫。

    做完這些,廣成子袖手一揮,將這山洞牢牢封住后,也朝著洞外行去了。

    待廣成子一出洞口,也立刻被洞外看守的一眾小妖發現了,頓時好似如臨大敵一般,滿色警惕。

    良久之后,才有一領頭的鶴妖小心謹慎的來到廣成子身前,做了一個別扭的揖首,直接試探道:“不知這位前輩何人?為何從兩位仙姑的洞府中走出!”

    廣成子卻是面色淡然,眼中閃爍著光芒,揮了揮袖袍,說道:“貧道是誰,你無需置疑,貧道自無惡意。”

    “我此番前來主要想問問你們,不知你等身上所修法訣從何而來?是何人所教?”

    廣成子淡淡的話語,落在眾人耳中,卻不自覺的讓在場眾妖心里升起一絲親近感,有種頂禮膜拜的感覺。

    “我.....我們卻是在那邊一座山脈之中領悟而來的。”

    當即,一眾妖族踴躍的指著一旁的山脈說道。

    “嗯!!那既然如此,在前帶路!”廣成子眼中光芒消失,揮了揮袖子便說道。

    “當然,之后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一眾妖族聽聞后,轉身就帶著廣成子朝著遠處行去了。

    可就在眾妖行到路程一半的時候,他們此刻忽然才反應過來。

    “不對啊!!我們為什么要在這道人面前俯首順從,還帶著他去圣地,我們當時是怎么想的?全是在順從這個道人?”

    “怪了怪了,這究竟是什么手段?”

    眾妖恍然醒悟,終于察覺到他們自己似乎不知不覺,著了廣成子的道。

    “算了,還是帶著個道人去圣地吧!那兩位前輩應該足以應付。”

    眾妖族靈光一閃,雖然知道自己著了道,但也沒有絲毫惱羞嗔怒的意思,反而更加順從的服侍著廣成子。

    他們不知道這道人用的是什么手段,但唯一肯定的是,這道人一定萬分恐怖。

    既然能不知不覺間影響他們的思維,那同時也意味著,廣成子想除掉他們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其實,他們卻是冤枉廣成子了。

    事實上,廣成子早在四象金丹之境時,就能潛移默化的改變眾生思緒,但他卻很少動用,因為他自身早已超凡脫俗了。

    而如今,廣成子得了半個量劫的靈魂之力,一時間靈魂之力大增,卻是有些控制不了,方才他們的異樣,正是他無意間泄露的一絲靈魂之力造成,不過卻無傷大雅。

    ..........

    廣成子行走在這萬里之內荒無人煙的山脈之上,少頃之后才站定腳步。

    只見得一座廟宇矗立山間,最讓廣成子注意的是,這竟是用來供奉他廟宇,而且廟內塑像栩栩如生。

    最為出奇的是,這廟宇中央,卻矗立著一塊奇石,這奇石上卻依稀顯露出他廣成子的一分身影,更有一些道紋鐫刻其上。

    讓其多了一些莫名的道韻,好似孕有大道之基,是為大造化。

    廣成子見此微微一愣,這樣的荒野竟然還有人供奉于他,右手掐指一算,這才有些了然,轉身出現在廟宇中,望著上面的貢品,廣成子不由淡然一笑。

    時光流轉,滄海化作了桑田,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但有些事物還是亙古不滅的。

    “你......你是!”

    也就在廣成子稍作感慨之際,這廟宇的之外也迎來了二人。

    這二人身著簡樸,滿色敦厚,言談舉止之間,道韻深藏,有道真修。

    此刻他們走進門下,看到廣成子矗立在這廟宇之中,先是大驚失色,不過看到這道人面容之后,便都呆住了。

    此人不正是他們日夜供奉的那人嗎?

    “廣成子...文師!”

    不過很快,這二人便回過神來,脫口道。

    一時間,停下了腳步,目光緊緊盯著廣成子,眼神中帶著熾熱,激動,震撼,興奮,還有濃濃的不可思議。

    “天下第一劍,廣成子!!”

    先前竟廣成子引來的眾妖聽聞后,也愣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便也急忙跪拜道。

    他們沒想到此人竟然是廣成子,想到他們方才無有冒犯之處,這才心有余悸。

    經過了無數年華,廣成子之名早已響徹天下,天下修士莫不知其名者?

    好不夸張的說,這個時代是屬于廣成子的。

    太初文師!

    三教副教主!

    天下第一劍!

    弒圣者!

    鎮壓時代!

    封為傳說!

    ..............

    還有許許多多廣成子所做出的驚天之舉。

    這一切的一切都好似神話一般,是如此的不真實,因為這些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到的事,甚至連人都不敢想的事。

    可現在,卻全都被廣成子化作了真實,以他改天換地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刷新著天下生靈的底線,成為無數人向往的存在。

    這如何能夠不讓世人對廣成子崇拜,欽佩,嘆服。

    而且,當今天下隨著蓬萊一脈的落地生根,飛速發展,廣成子的種種事跡也被傳揚天下,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漸漸的廣成子也就被徹底的神魔化了。

    現在廣成子不在是仙,因為他做到了仙所做不到的是,他是神,是魔!

    一尊鎮壓在眾人心頭,令無數人折服的神魔。

    至今廣成子的神話還在一代代傳承下去。

    對于這些,廣成子從來都是無視,即便知道了也毫不在意,因為這些虛名一點用都沒有,修行本身才是最重要的。

    “嗯!!”

    廣成子點了點頭,接著也望向那門前兩人,這二人不正是那曹寶蕭升,看著他們修為都各自達到玄仙頂峰,不久之后就可以突破金仙之境。

    廣成子也悠然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袖手一揮,直接取出兩滴造化靈蜜道。

    “這是我蓬萊一脈特產,造化靈蜜,就當這些年你們二人為我廟祝的酬勞。

    它可以助你等打破瓶頸至金仙之境,而且能純化法力,增進資質,且沒有副作用,妙用不俗。”

    “多謝文師賞賜,在下感激不盡!今后我兄弟二人,定銜環結草已報恩情。”

    兩人聽聞后也不禁有些顫抖的揭過這靈物,心中無比的感激。

    這其中因果,老實說還要追溯當年。

    
2019026期双色球开奖